就像少女峰上的瑞士國旗冰, 台灣團在瑞士, 起司鍋和炸肉鍋好像也是必嚐的一道. 進了那間剛剛在街上閒晃時看到的美麗建築, Casino Kursaal, 就是晚餐的地點.

坐定不多時, 悠揚的樂聲響起, 簡單的三樣樂器, 就譜出一連串熱閙輕鬆的音符. 在樂音的環繞下, 因為下雨, 因為集合太久的些許不快, 隨著音樂飄散空中.
 


很快的, 音樂聲中, 起司鍋登場. 拿來沾的材料就一樣, 麵包. 沾起第一口, 噢, 實在有夠鹹, 滿口都是起司的鹹味, 吃了一口, 很難再吃一口. 可是一時半刻, 也沒有別的能吃, 只好姑且再多吃幾塊. 說也奇怪, 多吃幾口之後, 鹹味變淡(可能是麻木了吧), 開始慢慢品嚐到起司的香濃, 吃到後來, 還愈吃愈好吃, 直到起司被沾到乾才停手.
 



 

 


在吃著起司鍋, 偶爾望望一片起司牆之間, 台上的演出者又多了位成員, 女主唱上場, 首先是快速的唱功, 吸引住大家的注意, 隨著歌聲的起伏, 大家用餐氣氛也愈來愈愉快. 唱過第一段後, 女主唱還拿起了小抄, 用各國語言向大家問好, 日文, 中文, 都用上了, 當然換得一陣掌聲.
 



 


到了瑞士, 瑞士長號當然不會少, 不過看起來, 吹長號還蠻辛苦的, 吹奏的先生, 吹得整張臉紅通通的. 演奏告一段落, 演出人員拿起了大碗公, 在碗公裡轉起錢幣, 開始娛興節目. 
  






第二鍋, 油鍋炸肉也在碗公轉錢的聲響中登場. 說真的, 這鍋炸肉實在讓人傷透腦筋. 肉在鍋子裡, 不知道炸熟了沒, 用叉子叉著的肉塊, 有時炸一炸就投奔自由去, 好不容易把炸了好一會的肉叉起, 偏偏油得嚇人, 光放一小塊肉在盤子上, 那一小格馬上就厚厚的積了一層油. 雖然肉塊炸起來很麻煩, 可並沒有花下時間的功夫菜滋味, 除了雞肉軟軟嫩嫩還不錯吃外, 豬肉普通, 牛肉則是有濃濃的腥味~~幸好拿來配炸肉的漬菜和薯條還不錯吃.
 






在歡樂的氣氛中, 點個二杯飲料放鬆一下, 是不可少的. 一樣的, 在歐洲, 汽水比酒貴, J 小小一杯的 Coke light, 4 Fr, A 的啤酒, Stange Rugenbrau 也不過 3.5 Fr. 不過沒辦法, 不喝酒的 J, 每次到歐洲都點貴到嚇人的 coke light...
 


在消磨炸鍋的漫長時間裡, 表演者也很努力地拿著大碗和硬幣周遊各桌, 讓每個客人都轉個幾圈(當然碗底的銀角仔是愈轉愈多). 於是硬幣轉動聲, 掉入碗底的噹啷聲, 就由一桌傳向一桌. 直到各桌傳完才又回到台上.
 


接下來的表演, 有響亮的牛鈴, 雙人傳統舞, 拉鋸子( 不是鋸東西, 是把鋸子當小提琴拉), 直到把生活雜物像是汽水罐, 木杓都拿來當樂器, 然後當然是邀請觀眾上台一起同樂, 跳舞, 玩樂器, 以及吹長管.
 



 




在大家玩成一團中, 甜點上場收尾. 吃了起司鍋當前菜, 炸肉鍋主餐, 甜點當然還是鍋, 巧克力鍋, 可惜拿來沾的是水果罐頭, 少了新鮮.
 


雖然三個鍋都不是很好吃, 不過配著音樂, 表演, 這餐還是吃得開心有趣.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