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向晚, 陽光明亮, 微風徐徐, 正是休閒好天氣, 帶上黃胖往久未造訪的頭前溪下一遊. 

金黃帶橘紅的陽光, 斜照在花草樹木, 把一切灑上淡淡的暖色. 因下雨被關了幾天的黃胖, 在草坪上快樂地奔馳, 玩耍. 

好景不常, 玩了好一會的黃胖, 在地上聞了半天, 下定決心開始打滾. 根據黃胖打滾的慣例, 牛便便, 死掉的螃蟹, 快乾掉的河豚, 沒有一樣是好東西, 趕忙把黃胖給趕開, 仔細檢查地上有沒有什麼, 看了半天也只看到青和泥地, 想來是這兒的草有特別的味道, 黃胖想留在身上吧. A 一起身, 在邊上張望的黃胖又跑回去繼續滾, 在 A 沒生氣的情形下, 黃胖滾得可來勁. 

玩瘋的小鬼, 一會兒就沒勁了, 先打發阿黃回車上, A 在後車廂收相機, J 在車裡拿碗準備餵黃胖喝水. 喝沒兩口, J 就抱怨, 外頭很像有怪味道, 在車門打開時飄到車裡, 可是 A 在車外也沒聞到什麼呀? 不詳的陰影, 在剛剛打滾的回憶裡, 猛地罩住 A 的脆弱心靈. 

打開車門, "小黃, 下來", 以為還有得玩的黃胖咚地跳下車, A 逮住她後, 接上 J 手中的小碗, 在外頭餵小黃, 在 J 說車內臭味變淡後, A 湊近聞聞黃胖脖子旁的泥巴印.

"哦, X!" ( 限制級字眼, 消音)
"那是什麼東西呀, 臭死人了!"

沒錯, 明明什麼都沒看到, 只有濕濕的泥巴, 可是偏偏臭得跟什麼一樣, 上次的牛便便臭味裡還有青草味, 這次的爛泥巴卻是腐敗的臭味. 上車後, 黃胖向左走, 駕駛座的 A 就開始哀嚎, 黃胖晃到右側看風景, J 就開始哇哇叫. 一路臭到新家, 黃胖被下禁足令, 不準進新家, 關在車裡. 即使黃胖用苦苦哀求的眼光看著 JA, 即使黃胖在車裡"一一"地哭著, JA 也不為所動, 沒辦法, 誰叫黃胖現在改名字為臭摸摸呢. 

回到家,  一把將黃胖丟到浴室關禁閉, 任憑黃胖在浴室哀求, 抓門, 都不為所動. 略事休息, 顧不得空肚子, 費力氣把黃胖洗得乾乾淨淨, 才放他出浴室. 這次沾到的實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一週內, 黃胖洗了第二次澡後, 仍可在左側的耳邊, 聞到一點淡淡的腐臭味, 實在有夠氣人. 

黃小胖, 要是 A 姓張, 你就改名為"西西", 連名帶姓, 恰是髒兮兮, 不過 A 不姓張, 你就將就點叫臭摸摸好了.

清境的牛屎黃事件
: http://blog.pixnet.net/alantong/post/1389367
: http://blog.pixnet.net/alantong/post/1389369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