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575.jpg

第一天順利哺乳成功, 也讓小乖在沒有哭太兇的情形下, 渡過了一個晚上, 原以為第二晚也能順利度過, 可是...

近十二點半, 護士推回小乖, 說小乖餓了. J 餵了約半小時後, 小乖哈地一聲, 張大口放開了乳頭, 即刻就睡著了. 可這睡, 睡不到半小時, 一點出頭, 小乖又哭了...

住健保房一整天下來, 反正不是你吵我就是我吵你, 不是你的客人過來鬧騰一陣, 就是他家小朋友哭鬧一輪. 所以對小乖的哭, 已經可以靜下心來慢慢處理, 不會有急著要哄停以免吵到別人的心理壓力. 正所謂, 他哭自他哭, 清風拂山崗! 可是這回換了尿布,  小乖還是大哭不止... 或許小乖心想, 你靜歸你靜, 我胸中自有一口真氣足. 這哭聲, 實在中氣十足, 驚天動地呀!

離上次餵奶結束才 20 分鐘呀, 應該不會又餓了吧! 可是怎麼哄也哄不安靜, 抱著的時候只是有點兒抽噎, 可一放回小床上, 就哭得驚天動地. 

IMG_4570.jpg



剛好巡房的護士過來, 用手指點了點小乖的腮幫子, 只見小乖奮力轉動還沒硬的脖子, 小嘴往護士手指頭的方向一路歪過去. 護士說這叫尋乳反應, 表示小朋友餓了. 嗯, 又學到一招!

看到憔悴的 J 坐起餵奶仍不大成功, 護士又親切地教我們躺餵的方法, 讓 J 不必坐起, 側著身子就能餵小乖. 這次的餵奶算是順利結束.

相較於教擠奶的那位, 同樣是護士, 給人的感受大不相同呀.

四點左右, 又被陣陣哭聲吵醒! 原以為是鄰床的小朋友, 可是一聽這聲音的音調... 啊, 小乖又哭了!

換完尿布, 照哭!
抱起來安撫, 是有緩一下下, 可是緩口氣後, 又哭得更大聲了!
用手指頭點點臉頰, 居然也沒有尋乳反應!

哭, 再哭, 用力哭.
哦. 啊~~~ 哦-啊~~~~  OHAH~~~ OHAH~~~~~~
在這兵荒馬亂哭聲震天的當兒, A 心裡居然很跳 tone  地閃過一句 -- 啊! 原來客家話中, 稱嬰兒為"哦啊仔", 實在十分貼切呀!

也難得隔壁鄰居沒有抗議, 可是這震天的哭聲, 穿過門口, 繞過走廊, 可把值班護士給引了過來. 雖然護士拍比 A 自個兒拍有用許多, 不過也僅是止一時之哭, 拍屁股的動作一停, 小乖照樣哭個不休!

護士建議看是否送回嬰兒室去, 讓專門顧嬰兒的護士處理. 在 A 又努力了一陣仍宣告失敗後, 只得放棄, 推號啕大哭的小乖回嬰兒室, 於是...

~~~ 以下 A 心裡的經典場景之一 ~~~

夜深人靜, 醫院的日光燈, 冷冷地灑在空盪盪的走廊. 一兩位待產的孕婦緩步在走廊上, 更顯走廊的冷清.
唯一的聲音, 只有三不五時, 透過關上的病房大門, 傳來幾聲被擋過的低啞嬰兒哭聲.
突然, 一間病房的房門打開, 彷彿是被裡頭滿溢的什麼給擠開, 硬從房門擠出來的, 是一陣陣嘹亮的嬰兒哭聲.
哦啊啊啊.
望過去, 只見一名男子, 躡手躡腳地推著號啕大哭的嬰兒出了房間,
不知是希望輕手輕腳能減少點噪音, 還是想要藉著降低腳步聲來減少他的存在感?
殊不知, 推車上大聲號啕的他的寶貝, 正向全世界宣告他的存在.
男子按了電鈴, 在嬰兒室大門打開後, 故做優雅地將手中推車中哭得震天價響的嬰兒推給護士,
男子外表似乎看不出來, 但總覺得有把燙手山芋交出去的感覺.
在護士將嬰兒推入嬰兒室, 嬰兒室大門關上後,
雖然男子的肢體動作不很明顯, 但看得出來舒了口氣; 轉身離開嬰兒室的動作, 雖然不快, 但也帶著點落荒而逃的意味.

~~~~~~

總之, 這夜, 結束得很不光彩呀!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