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 羅騰堡, 周日沒有市集, 只有喬許哈奈特的水果攤還是早早開門.

清晨的羅騰堡, 遊客未進城, 街上只有零星的遊客和未開門的店面, 以及黑色的肥貓在路邊瞪著路人瞧. 

清晨的陽光, 把懸吊的街燈拉成長長的項鍊, 掛在曲折的石板路上. 陽光灑落清泠的顏色, 讓早晨的羅騰堡有別於傍晚的色調.

(晨光下的市政廳)

(市政廳旁的美麗房子)

(普連萊小廣場)

由雷達門上城牆, 城牆邊的扶手上了年紀, 拍照時可別壓著, 說不準可是會垮的. 城牆本身看來已有歲月, 其實並不太老, 因為舊城牆因戰亂而毀壞, 後來才重建. 不過重建時可接收各方捐款, 捐款到一定額度, 就可以在牆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和國籍. 可惜的是城牆已重建完成, 沒有份刻自個兒的名字上去了. 不過要刻上去, 價值也不斐, 有一說是約台幣一萬元左右, 另一說是 1000 歐, 不過反正也刻不上去, 就沒再深究. 

(下望民宅)

昨天在雨後來到羅騰堡, 今日, 在藍天白雲間揮別這夢幻的童話世界.

別矣, 夢幻的公主房, 別矣, 童話故事中的半木架房屋. 不知日後是否後會有期?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