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二十三天裡, 只有一天沒到公司的 A, 因為一直沒有時間陪 J&H 的內疚, 加上沒間斷的胃不舒服, 拋下正忙的工作, 硬是請了一天假, 連個四天長假. 沒打算要回南部, 只在附近走走, 調養體力. 

猶記前年, J 隨公司出遊到雪霸, 覺得風光不錯, 約了 A 去走走, 但未下車, 就遇大雨, 只好怏怏而歸. 更沒想到的是, 就在回家後一週, 颱風把 JA 還辦過入山證的檢查哨整個沖毁, 之後雪霸管理處宣布封山一年. 於是在一年半後的連假, 起個大早, 再到雪霸看看.

路上經過觀景台, 放阿黃下來動一動, 略事休息. 休息時, 路上賣土鵝的小貨車正經過, 車上廣播不間斷地介紹著, 賣土鵝的車又來了, 有公有母, 可食用, 可下蛋, 也可繁殖. 匆匆駛過的車上, 好像賣著的是無所不能的土鵝. 



車行不久, 看到要辦入山證的小派出所, 下車詢問是否要辦入山證的 A, 得到了熱心警員對A 的頭又大注以關心眼光, 然後說, 不用辦了啦, 往雪霸的路上, 很多地方路都斷了, 最近又下雨, 你們上不去的. 順便建議 A 走白蘭部落繞下山. 再更向山裡走, 之前的鹿場林道入口, 紅色警示牌寫著 X 年 X 月 X 日起封閉, 只允許有通行證的車輛通過, 不過告示牌上的時間欄是空的, 於是 JA 又硬著頭皮往前走, 再走不遠, 前方出現一小段的泥濘地, 上方流下的河水, 雖有往地下導過, 不過路況還是不佳, 加上想到之前在六號花園, 為了拍照開下路面不到二公尺, 當場刁車了好一會兒, 只好以安全為要, 放棄再向前的念頭, 依著員警的指示, 轉向白蘭部落. 不過這樣也好, 畢竟人為的破壞愈少, 大地愈有休養生息的機會. 

開著開著, 路旁地圖雖有畫, 不過可能一轉眼就被 JA 忽略, 一直找不到遊客中心, 路上看來有許多民宿, 或是景觀咖啡, 可是看來也不像有營業, 只好一直向山上開, 隨著路況愈來愈不好, 最後將車停在一塊有點空的路上, 徒步往之前路邊地圖最遠的鳥嘴山上走. 

或許是這幾天下雨的緣故, 山上水氣豐沛, 陣陣雲霧在遠方的山上緩緩流動, 雖是早上近十點, 路旁植物上, 仍有點點晶瑩的水珠. 山上的植物和平地的大不相同, 連南洋杉(?不甚確定)的葉尖都有淡綠的新芽, 不過可別以為新長出來的就叫嫩芽, J 被淡淡的綠給騙了, 伸手一摸, 才發現, 原來新芽也是硬梆梆地會刺手. 











清涼的空氣裡, 伴著悅耳鳥鳴, JAH 輕鬆地逛了個把鐘頭. 不過因為行程裡沒有其他遊客, 沒再走到最高點, 走到略略出汗就折返. 倒是阿黃愈走愈開心, 從直著走, 變斜著走, 還有橫著走, 跳著走. 三不五時還 off road, 跑到路旁的林木中. 玩到上了車, 還意猶未盡, 不像平常倒頭就睡, 而是自己按下電動窗, 欣賞窗外風光.







回程裡, 明明車窗都已降到最近, 矮個阿黃還不滿足, 一直按著開關, 看能不能再更低一些, 當然這種事, 老天爺是不會從狗子願的. 可是頭又大的電動車窗, 在阿黃連續的按壓下, 居然, 壞了. 山區下雨要關窗, 把阿黃趕離開關後, 發現車窗再也升不上去. 只好在微雨裡, 開著車窗繼續開. 幸好十來分鐘後, 車窗又恢復正常. 猜測可能是阿黃猛按的行為, 造成馬達過熱吧...

盡興的小狗子, 有運動呼吸新鮮空氣的 JA, 微雨, 涼風, 小故障的車窗, 織就今天白蘭部落漫遊的回憶.

文中提到的六號花園食記.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