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618.jpg

如果說 J 生產時的哀嚎聲, 一聲聲地在 A 心頭劃下深深的刀痕, 那今天我們出院, 乖乖留下的消息就是在 A 的心頭刨下塊肉, 讓人心頭空盪盪地無所憑依.

一早 J 到嬰兒室親餵小乖, A 開心地留在房間中整理東西, 一切搞定後, 等待八點去打百口咳疫苗時, 還心情不錯地看了幾分鐘電視.

近八點, J 回來, 一語不發沈默的抱著 A. A 心頭有點忐忑, 是有什麼不好的事嗎 ? 安慰自己可能只是可以出院了, J 舒了一口氣吧.

"小乖不能跟我們回家了!" J 說.

"什麼!"

"小乖黃疸指數太高, 要留下來不能出院!"
"醫院要你拿這張去幫小乖辦住院手續!"

今天出院的好心情瞬間被掃空, 一時間心頭空盪盪的, 說不上來是否有難過, 擔心, 整個人, 連同感覺, 都如置身虛無, 一切無所憑依.

最後一個走進電梯, 準備為小乖辦手續. 後來又有位護士推了個寶寶想進電梯. 或許心情很糟的原因, 第一個念頭是, 我要急著幫阿乖辦手續, 實在不想花時間硬擠出空間再花時間等人進來. 但很快地第二個念頭浮現, 說不定人家的寶寶跟阿乖一樣要進行什麼治療, 人家的爸媽一定也很希望寶寶能快點完成要做的事. 伴隨念頭硬挪出了空間.

可推進來的小寶寶, 怎麼側邊頭髮有點眼熟, 怎麼鼻子有點塌塌的? 啊, 剛剛一個念頭的改變, 最後擠進電梯的是阿乖呀! 想到接下來就要和阿乖分離, 一時眼眶都濕了. 也不理電梯裡擠得滿滿的, 努力側身探頭, 想多看看阿乖幾眼.

機械式地辦了小乖的住院手續, 拿著住院單到兒童病房樓層聽衛教.

"新生兒有黃疸的情形還算正常. " 護士的第一句話, 讓心裡踏實了些.
"你們家的寶寶只超過標準一點點, 標準是 150. 可是要出院, 得要降到 120 以下才可以. " 健康有個像 Schmitt Trigger 的保護機制, 很 OK.
"住院至少也要三天, 今天算第一天, 最快後天早上可以出院. " 還好, 二個整天.
"寶寶住院期間, 會採照光治療, 光照有助於將黃疸轉化為水解的成份, 以助代謝. 期間寶寶皮膚會很乾癢, 待會請去買嬰兒潤膚油保濕以及手套, 以防寶寶抓傷自己. "

"請問黃疸的成因是?"
"主要是代謝不足, 寶寶這幾天有尿尿嗎? 有很大包嗎? "
"有啊, 每天好幾次, 都很重呢."
"你們講的重, 和我們認定的不一樣." ( 既然如此, 你問我重不重幹嘛? )
"他目前合理的代謝量, 要每天六餐, 每餐約 80 cc, 這樣黃疸才能代謝掉! "
"啊... 應該沒有吧." 怎麼可能生完前幾天就有那麼多母乳呢 ?
"另外, 母乳裡頭有種酶, 會讓黃疸的現象變嚴重. "

聽到這, 心裡一股火氣就冒了起來.

鼓勵全母乳是你們說的, 母乳會加重黃疸, 搞得小乖要住院, 也是你們在講. 傳說中的母乳衛教, 只講到要用力擠, 以及幫 J 擠到眼淚都要掉出來的幾下大力猛擠, 根本沒講這一塊. 要是讓我們知道母乳會加重黃疸, 母乳量不足又有讓寶寶住院的風險, 那這幾天一定想辦法追奶, 讓阿乖喝個夠呀. 如果我們努力追了還失敗也就罷了, 講都沒講過, 就說母乳會加重黃疸, 量不夠代謝不掉, 就要扣壓小寶寶不能出院, 這算不教而殺嗎 ?

感覺在這件事情上, 根本被國泰陰了一輪!

勉強壓下脾氣繼續問, 誰叫醫病關係全不對等呢!

"請問他住院期間要吃什麼? " A 問.
"我也正要和你討論這個問題." 護士繼續說, "我們鼓勵全母乳, 所以你可以收集了母乳送來, 也可以帶著電話, 我們隨 call 你們隨到. " ( 真是個"好"點子呀!" )
"如果不能親餵, 那每天的母乳量要送夠. 他現在第三天, 要足夠份量代謝黃疸, 一天要喝六頓, 一頓要 80 cc. 接下來應該會到一天 100 cc. "
"媽媽的泌乳量應該沒那麼多呀!"
"那就要考慮配方奶了." ( 不是鼓勵全母乳嗎? )
"醫院有配方奶嗎? 可以幫忙餵嗎? "
"有啊, 可以幫忙餵, 可是你要告訴我你想要哪牌的配方奶?"
"請問醫院有哪些牌的配方奶能選呢? "
"這不能告訴你, 你要告訴我你要你的寶寶喝什麼牌子的配方奶, 如果你選的牌子醫院有, 我們就算每日的伙食費, 如果你選的牌子醫院沒有, 那你就要去買過來. "

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 就算怕廣告嫌疑, 流程也弄得太複雜了吧! 一開始打算餵母乳的 JA, 根本連配方奶有哪些牌子都不知道... 只好請護士等我問完再告訴她.

看完無聊且讓人愈看愈火大的衛教 DVD, 打電話問沁月用的配方奶為何, 在多種中選了亞培, 幸好國泰有提供, 不然這時還得出門買奶粉, 實在麻煩.

J 整理東西, A 拿著手上那張百日咳疫苗注射單, 機械性地往復於三樓看診, 二樓繳錢(嗯, 剛剛醫生那句"會過敏嗎?" A 回答"不會" 值上百元!), 一樓拿藥, 忘了再回幾樓打針...

房間可以到中午才退, 趁早上十點多的探病時間, 到初生兒照護病房裡看看小乖. 雙手空空的, 等著小手套來保護自己; 紫光下的靜靜小臉, 還不知道要和爸媽分離. 短短的探望時間, 讓人又心疼又捨不得.

退房, 到停車場牽車. 原本該是迎接 J 出院的燦燦陽光, 照在心頭缺一角的 A 身上, 總覺得多了幾份落寞.

    文章標籤

    嬰兒 黃疸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