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沒買到紙城堡的遺憾, 離開天鵝堡, 搭馬車下山. 前往馬車站的路上, 真是一步一回首, 深怕在哪個轉角沒回頭, 就錯過了天鵝堡的風情萬千. 



聽著馬兒滴滴答答的腳步聲, 搭著馬車, 乘著涼風, 緩緩下山. 慢慢的步伐, 呼應著渡假悠閒的心情, 唯一小小的缺點是風向, 風向恰由車頭吹過來時, 微涼的風裡, 還會夾雜馬便便的味道. 

間或和上山的馬車交錯, 才發現悠閒的心情是有代價的, 上山的馬兒努力拖著車上的乘客, 喘著大氣, 踩著沈重的步伐一路上山, 看了實在叫人於心不忍. 幸好我們是搭車下山, 看看幫我們拉車的馬兒, 雖然也是辛苦, 不過步伐不見沈重, 呼吸還算正常, 不像上山馬兒喘得要命兼且滿頭大汁, 要不然對動物同情心高於對人同情心甚多的 J, 可能會馬上跳下車用走的吧.

我們搭的馬車, 下山到半途, 恰好遇到馬兒換班, 車子載了二匹馬來接班, 所以我們也目睹了馬兒換班的過程. 其實也沒什麼了不得的, 就是把馬兒的繮繩卸下, 牽過新馬, 再套上繮繩, 簡單就搞定. 不過載馬上山的小車, 換馬的過程, 在我們這等城市鄉巴佬的眼中, 看來十分特殊就是了. 



一路上沒什麼表情, 偶爾帶一點點笑容的女車伕, 倒是讓我們見識到她潑辣的一面. 馬車上下天鵝堡的路, 除了馬車, 只有行人能走. 換馬後, 我們馬車下行到接近終點時, 突然有台小型遊覽車開上了只准馬車和人行的山道. 在小遊覽車將和我們的馬車交錯而過時, 我們的女車伕, 突然揚起了高亢的聲音, 拿起手上的鞭子, 指著遊覽車的司機破口大罵. 哇, 這可把我們嚇得一愣一愣的, 原來, 德國女生抓狂時, 也是蠻恐怖的.

罵人聲恐怖歸恐怖, 車行終了, 幫她和馬車合照時, 可是笑容滿面, 彷彿剛剛那位兇巴巴的強悍女車伕, 只是我們記憶裡的幻象.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