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家

  彭天誠回家見到父親的瞬間,縱使是戰場上狠心擔任劊子手的硬漢,也忍不住熱淚盈眶,抱著父親痛哭流涕。之後的數天,當然是四處去向自己的親朋好友道平安,畢竟能到南洋,再平安回來,是件可喜可賀的事。好不容易道平安的事告了一段,彭天誠即去找離家之前的紅顏知己──阿花,可是到了阿花的住所,才知景物雖同,佳人已渺,阿花早不住那裡了。在失望之餘,向附近鄰居探問消息,得到的卻是更殘酷的事實──阿花因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日,更不知他的生死,所以已嫁給別人了。面對這事實,彭天誠除了感嘆命運弄人外,也別無他法。雖然以後在他的輾轉打聽下,終得到了阿花的消息,但那是後事,表過即可。

  彭天誠回家後,仍是不願和繼母同住,他依舊和二叔同住。期間他六叔雖有介紹旗山土地政課的事情,要給他做,可是在日人統治下,受盡被人管轄之苦的彭天誠,己不願再一次受到別人的管理,所以雖說這個工作有不少人要,他仍是放棄,寧願在二叔的田中工作。

 回來一年半之後,彭天誠經相親,和陳淑妹結婚,婚後仍和叔叔同住。日常生活即是彭平時在叔父的田中做事,陳則在家中幫忙一些雜務。而陳淑妹不久之後就有了身孕,照當時的說法是好命,因有不少人求子不得,可是懷孕後,使生產力減低,寄人籬下的苦處就顯現出來了。家中原本早上需要陳淑妹的勞力,而晚上則要其幫忙剝花生殼,以供大家食用。可是此時陳淑妹不只早上的工作量降低,到了晚上,因體質關係,害喜嚴重,常常無法幫著剝花生殼,所以在飯桌上常遭堂叔母責備,不准她吃花生。至長子出生後,長子若是在吃飯時間啼哭,等到陳淑妹照顧完嬰兒回來,所有的飯菜一點都沒留下,發生這種事她也只好自己吃點地瓜粥,將就裹腹,而這時彭天誠往往還在田中趁工作的人少,較易取水之時,引水灌概呢!

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長子周歲時,長子生病,可是他們和彭天誠的二叔家一起做事,所以並沒有自己的積蓄。而當陳淑妹向二叔問口要錢為長子看病時,卻受責難:﹁睡死了嗎?﹂亦即怪其因睡得不知人事,才使得長子著涼而不知。此時寄人籬下的痛苦更是明顯地顯現出來。陳淑妹己至忍無可忍的地步了,於是由天誠向二叔提出分伙的要求,二叔也很爽快地答應了,而且二叔還給了他們三分薄田,雖說並不肥沃,但至少自己有了自己的土地,有了屬於自己的財產了。二嬸也給了他們一斗米、二副碗筷,象徵他們完全獨立。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