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合作社後方的香蕉寮)

瀰濃的製菸產業早已沒落, 當時曾經讓台灣稱為香蕉王國的香蕉
產業, 也已慢慢凋零, 不過只是不及以往的盛況, 現在每年仍是
有許多香蕉銷往日本, 不像菸業早已消失. 十幾二十年前, 香蕉
產業正紅時, 一進入旗山, 接旗山糖廠的橋上, 還有二串大香蕉
高高掛在橋頭呢!

香蕉並不是採完就可以出貨的, 市面上看到的串串香蕉, 原來是
十來串, 一起串在更中心的軸上頭, 整大串的香蕉採收後, 要先
切成市面看到的一小串一小串, 但是由採收, 到切割的過程中,
會有很多香蕉樹的汁液, 客家話叫香蕉奶, 沾在香蕉上, 這種汁
液很黏, 而且沾到衣服, 一段時間後會變黑, 再怎麼洗都洗不乾
淨, 所以香蕉出貨前一定得要先把香蕉上頭的香蕉奶, 連同其他
灰塵, 髒東西等, 一起清洗乾淨, 之後才能裝箱出貨.

但是一串串的香蕉, 要洗起來可累人, 尤其是盛產期時, 幾千幾
百斤的香蕉, 可不知要洗到何時, 所以香蕉寮就應運而生.

香蕉寮中, 一定有個大水池, 水池的一邊是個小斜坡, 當把水放
滿時, 將香蕉由小斜坡放上去, 香蕉就會順著斜坡下滑, 因為坡
度平緩, 所以香蕉不會受傷.

香蕉順著水池的構造向水池的另一端流去, 水池中間的橫桿會噴
水出來洗香蕉. 等到香蕉流到另一側時, 大概也就洗好了. 水流
再由此處抽回小斜坡處, 再帶來新一批的香蕉.

水池的末端放著一個個的籃子及磅秤, 洗好的香蕉裝成一籃籃,
過磅後, 沿著磅秤後的滑輪後送, 之後就可裝箱出貨了.

說來有點兒假公濟私, 每回到了盛夏, 外公總是會開滿一池的水,
讓我們幾個回來過暑假的小蘿蔔頭, 在香蕉池裡玩水嬉戲. 而今
要回憶, 卻只見香蕉寮的架構依然, 充滿童年歡笑的香蕉池已拆
除不見, 香蕉寮也已變成停車場和小吃部了.

(變成停車場的香蕉寮)

在青果合作社的後頭找到了完整的香蕉寮, 只是寮中昏暗, 照片
的效果不佳, 不過仍可約略看出整個架構.

在沒用作香蕉出貨的時候, 香蕉寮自是週遭居民的自由空間, 照
片中, 水池前方的粉紅物體, 是借助水池中橫桿搭起的蚊帳, 可
能改個時間, 會有小朋友在裡頭吧.

以前小時候的香蕉寮, 除了泡水游泳, 週圍的土堆, 是搓泥丸,
烤地瓜的記憶, 香蕉寮邊上的草堆, 是挖了蚯蚓釣青蛙的地點,
至於那隻躲在草堆中嚇跑了青蛙, 害我一直釣不到的癩蛤蟆, 也
已是記憶中僅堪回憶的小點了.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