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的假日, 以為把拔那麼好, 提著阿黃的包包帶阿黃出門玩, 結果, 哼, 居然是找醫生北杯聊天. 聊天也罷, 還大把小撮的棉花, 硬往阿黃耳朵裡塞, 真是氣死阿黃大娘了. 


到頭來, 對阿黃最好的還是瑪麻了. 醫生北杯話還沒講完, 就抱著阿黃離開現場. 待把拔付過錢出來, 就帶著阿黃到隔壁的饅頭店買大肉包. 


聞那由肉包深處溢出的水蒸氣, 又香又帶勁, 不用懷疑, 阿黃的鼻子告訴大家, 裡頭一定充滿了熱呼呼誘人的肉汁. 瑪麻, 快給我吃, 快給我吃啦. 


就說世上只有瑪麻好, 瑪麻真得撕了一小口給阿黃呢! 要是壞把拔, 一定說什麼肉包太鹹, 對小狗不好之類的話, 藉口不給阿黃吃. 


大口咬下, 啊! 沾有肉汁的包子皮, 果真好吃呀, 看那肉汁...咦? 咦? 口夷? 肉汁呢? 帶點微甜, 有點微香, 就是沒有半丁點兒肉味. 不! 這不是肉包的皮, 這不是肉包的皮! 瑪麻怎麼可以唬弄純情的小狗子呢! 虧得阿黃還說世上只有瑪麻好! 


氣死我了, 氣死我了. 不想吃了啦!


不行, 要是讓瑪麻發現阿黃不是乖小孩, 可能真的連肉包湯汁都嚐不到, 可是這騙阿黃的麵糰要怎麼辦呢? 嗯! 阿黃的聰明可不是白搭, 覷準把拔專心開車, 瑪麻專心吃肉包的空檔, 我呸! 哈, 那個可惡紅褐色的沒肉汁麵糰, 就如阿黃所預料, 在吐舌神功的推動下, 直飛把拔頭又大的儀表板, 而且一切就如阿黃所計算, 沒人知道! 哈哈! 我是乖小狗啦!


---
A : 你剛給胖妹吃的是什麼? 肉包還是紅糖饅頭?


J : 紅糖饅頭呀!


A : 確定?


J : 是呀.


A : 指著儀表板, 你看這是什麼...    



附註, 整件事情, 在 A 停好車, 將下車前, 於車子儀表板上發現紅糖饅頭的屍體才東窗事發...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