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加完班, 錯過晚餐時間, 帶著 J 和 H 出門覓食. J 突然想要吃"米花的霜淇淋". 沒寫錯, 就是爆米花的冰淇淋, 在圓環邊有位賣冰淇淋和爆米花阿婆, 因為一開始愛吃爆米花, 從此那家沒名字的路邊攤就被 J 稱作 "米花", 所以要去那家吃霜淇淋就說成了要吃"米花的霜淇淋"或是"爆米花的霜淇淋".

不好意思, 食物介紹到此為止, 這篇的主角不是霜淇淋, 也不是爆米花. 

買了二支霜淇淋, 一支綜合, 一支原味, 在後座的黃胖聞到了食物的味道, 蹦地跳到前座中間的置物箱, 一直對 J 手上的霜淇淋探頭探腦, 嗅來嗅去, 只差口水沒滴下來. 

不忍心的 J 吃到最後脆皮甜筒約剩五六公分時, 就省下給阿黃吃, 阿黃當然毫不客氣地狂舔, 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 不過 J 的份量控制不好, 實在是留下太多了, A 心想待會黃胖舔到舔不到了, 剩下的可得丟垃圾袋裡了. 事後問 J 的想法, 有耐心的 J 則是想說沒關係, 等阿黃舔不到時, 就用手把甜筒剝開, 再讓黃小胖舔. 

貪吃的黃小胖這時做了件出人意表的事, 在彷彿在告訴 JA, "拔瑪, 不用擔心我啦, 我剛剛看你們吃很久了, 我早就學會了啦!" 在舔完了所有能舔到的部份後, 黃小胖把頭一偏, 相準了大牙和甜筒的角度, 然後, 就像人吃甜筒一樣, "咔"地一聲, 咬下了一大口甜筒, 然後理所當然, 若無其事地繼續舔著又甜又香又冰涼的原味牛奶霜淇淋. 待舔不到了, 頭一偏, 又咬下一大塊甜筒, 直到最後把所有霜淇淋舔得乾乾淨淨. 至於最後沒有霜淇淋的脆皮甜筒, 阿黃則是一口銜起, 叼到後座享用, 就像是平常在車上吃肉乾一般. 

真不知是吃甜筒不困難, 還是貪吃的黃小胖對學習吃東西特別有天份, 看著把拔吃個一支, 就可以學會了. 

黃胖坐置物箱的懶樣子 http://blog.pixnet.net/alantong/post/1389545

賣爆米花, 霜淇淋, 養樂多冰沙的阿婆 http://blog.pixnet.net/alantong/post/1389184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