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半年多的睡眠不足, 真實和虛幻的邊緣, 似乎開始模糊.

起床, 急急忙忙上過廁所, 眼看乖乖上學時間來不及了, 趕忙洗手, 噴超電水消毒, 算配方奶的匙數, 插電煮水, 準備泡奶給乖乖喝. 正當一切將要就緒, 在忙碌中漸漸回復的神智, 提醒著先看個時間吧! 定睛一瞧, 凌晨四點… 這種半夜起床趕工的事情, 已發生不知多少次.

半夜, 乖乖大哭, 怎麼哄都哄不下來, 因為實在太累不大站得住, 只好抱起乖乖放到床上, 側躺著身子輕拍乖乖, 慢慢地, 乖乖終於靜了下來. 半响, 咦, 怎麼手裡拍著的不是乖乖, 是棉被? 乖乖呢? 該不會掉到床下去了吧. 開燈一看, 奇怪, 乖乖仍在小床上睡得正熟, 那剛剛大哭的是? 安撫的是? 剛剛是作夢, 現在才剛夢醒嗎?

不知怎麼著, 最近這種情形愈來愈嚴重, 或許真的要找時間好好休息一下了.

上次老薑事件,
http://alantong.pixnet.net/blog/post/30727416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