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警告 : 這篇充滿了尖酸苛薄的言語及對某國人的成見, 宅心仁厚者請勿向下看.

人山人海的祇園祭,  J 還是神出鬼沒地鑽到最前頭, 週遭全是日本人,大家都在自個兒的位置上認份地站著. 但是這種平衡快到九點時, 突然被打破, 由後頭傳來一陣陣不尋常的壓力, 哼, 這難得倒我嗎? 發揮
以前搶籃板卡位的精神和技巧, 站得穩穩地, 在陣陣人浪下都沒被淹沒.

過了一會, 果然壓力平息了下來, 想是後頭的人放棄了吧! 誰知, 停了一會後, 突然後面又傳來陣陣的推力, 而且是直接的推力, 回頭一看, 一個滿臉橫肉, 約十來歲的胖子, 用帶有國仇家恨的眼光瞪著我, 搞不清楚情形的我, 想說怎麼有那麼粗魯的人, 所以決定不讓路,這時膝撞, 拐子手通通出現, 這時我真的忍不住了, 向後大喊 sumimasen. 結果那個約十來歲的小胖子, 瞪我的目光愈來愈兇狠, 彷彿我是他的殺父仇人一般, 真的, 那個眼光要不是我和他有深仇大恨, 在平常人身上是看不到的. 好吧, 難道是他老爹暈倒了, 他急著趕到前頭要去救他爸? 看在他孝心感動天的份上, 我讓了路(當時我是真的這麼想的), 也叫在前頭的 J讓給他過, 誰知那個胖子擠到最前面, 最好的位置後就不動了, 被他擠到後頭的日本老奶奶也只能搖頭苦笑. 過不幾分鐘, 胖子的半禿老爹由後頭擠到他身旁, 看來也是用了黑暗的手段吧!不然這種人牆, 實在不清楚是怎麼向前擠的.

好吧, 忍一時風平浪靜, 可你這死胖子還不斷地擠向 J, 一副要把J 擠到後頭去的樣子, 熟可忍, 熟不可忍, 擠我就算了,  J是女孩子, 你居然那麼不要臉地擠, 那就別怪我了, 我伸出手, 抓住胖小子和 J 中間的繩子, 不讓他再擠 J, 當然, 死胖子的兇狠目光又出現, 不過既然令尊大人就在邊上, 令堂也不像出事, 更何況就算真的有事, 擠在第一排看山鉾巡行也不能救國救民, 那我幹嘛理你? (好孩子不要學, 咀咒別人的家人是不好的, 要有禮貌地問候他們... )反正警察先生就在前頭, 看你能怎樣? 要是你真敢動 J, 那我從國小三年級後就被封印住的鼻樑爆裂拳就只好解開封印了. 胖子又推擠了我的手好陣子後, 發現蠻力沒我大, 只好乖乖站好, 不過看來心裡不服, 跟他身旁的半禿中年不知講些什麼. 我心裡正感嘆, 日本也有這種人時, J 回頭告訴我, 那對父子檔講的話不像日語, 反倒像韓語.

這時, 該柯南講話了: 一切的謎底終於揭曉....

這是繼台灣人丟企鵝事件後, 在國外遇到的另一椿鳥事. 也難怪打籃球中華隊會輸韓國隊, 小動作多, 又一副好像我派人把首爾給炸翻掉的嘴臉... 只好在心裡很阿 Q地安慰自己, 千金之子不與賊爭.

後來在胖子氣勢減弱後, J 和旁邊的日本歐巴桑有很默契地台日連手, 緩緩地將胖子擠到後頭去. 不過也因為和韓國胖子作戰, 使得體力急速下降, 看到十點多和 J 就離開了.
 
說真的, 第一次看到有人為了擠到前排可以不要臉到動手動腳, 還兇神惡煞的表情. 果然是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呀! 不過這種見聞不增長也罷.
祇園祭京阪行26--[祭典]祇園祭台韓戰爭
嚴重警告 : 這篇充滿了尖酸苛薄的言語及對某國人的成見, 宅心仁厚者請勿向下看.

人山人海的祇園祭,  J 還是神出鬼沒地鑽到最前頭, 週遭全是日本人,大家都在自個兒的位置上認份地站著. 但是這種平衡快到九點時, 突然被打破, 由後頭傳來一陣陣不尋常的壓力, 哼, 這難得倒我嗎? 發揮
以前搶籃板卡位的精神和技巧, 站得穩穩地, 在陣陣人浪下都沒被淹沒.

過了一會, 果然壓力平息了下來, 想是後頭的人放棄了吧! 誰知, 停了一會後, 突然後面又傳來陣陣的推力, 而且是直接的推力, 回頭一看, 一個滿臉橫肉, 約十來歲的胖子, 用帶有國仇家恨的眼光瞪著我, 搞不清楚情形的我, 想說怎麼有那麼粗魯的人, 所以決定不讓路,這時膝撞, 拐子手通通出現, 這時我真的忍不住了, 向後大喊 sumimasen. 結果那個約十來歲的小胖子, 瞪我的目光愈來愈兇狠, 彷彿我是他的殺父仇人一般, 真的, 那個眼光要不是我和他有深仇大恨, 在平常人身上是看不到的. 好吧, 難道是他老爹暈倒了, 他急著趕到前頭要去救他爸? 看在他孝心感動天的份上, 我讓了路(當時我是真的這麼想的), 也叫在前頭的 J讓給他過, 誰知那個胖子擠到最前面, 最好的位置後就不動了, 被他擠到後頭的日本老奶奶也只能搖頭苦笑. 過不幾分鐘, 胖子的半禿老爹由後頭擠到他身旁, 看來也是用了黑暗的手段吧!不然這種人牆, 實在不清楚是怎麼向前擠的.

好吧, 忍一時風平浪靜, 可你這死胖子還不斷地擠向 J, 一副要把J 擠到後頭去的樣子, 熟可忍, 熟不可忍, 擠我就算了,  J是女孩子, 你居然那麼不要臉地擠, 那就別怪我了, 我伸出手, 抓住胖小子和 J 中間的繩子, 不讓他再擠 J, 當然, 死胖子的兇狠目光又出現, 不過既然令尊大人就在邊上, 令堂也不像出事, 更何況就算真的有事, 擠在第一排看山鉾巡行也不能救國救民, 那我幹嘛理你? (好孩子不要學, 咀咒別人的家人是不好的, 要有禮貌地問候他們... )反正警察先生就在前頭, 看你能怎樣? 要是你真敢動 J, 那我從國小三年級後就被封印住的鼻樑爆裂拳就只好解開封印了. 胖子又推擠了我的手好陣子後, 發現蠻力沒我大, 只好乖乖站好, 不過看來心裡不服, 跟他身旁的半禿中年不知講些什麼. 我心裡正感嘆, 日本也有這種人時, J 回頭告訴我, 那對父子檔講的話不像日語, 反倒像韓語.

這時, 該柯南講話了: 一切的謎底終於揭曉....

這是繼台灣人丟企鵝事件後, 在國外遇到的另一椿鳥事. 也難怪打籃球中華隊會輸韓國隊, 小動作多, 又一副好像我派人把首爾給炸翻掉的嘴臉... 只好在心裡很阿 Q地安慰自己, 千金之子不與賊爭.

後來在胖子氣勢減弱後, J 和旁邊的日本歐巴桑有很默契地台日連手, 緩緩地將胖子擠到後頭去. 不過也因為和韓國胖子作戰, 使得體力急速下降, 看到十點多和 J 就離開了.
 
說真的, 第一次看到有人為了擠到前排可以不要臉到動手動腳, 還兇神惡煞的表情. 果然是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呀! 不過這種見聞不增長也罷.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