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點半進入待產房, 這次有寶寶心跳和宮縮壓力計. 寶寶心跳正常, 宮縮壓力也僅僅上升到 40 左右. 躺在病床上, 雖然 J 痛得不得了, 可是宮縮指數的確不高, 之後護士來內診, 也是只開一指, 看來要準備回家了.

過了一會護士再進來, 問我們是否有拿到胎動計. 所謂胎動計, 就是醫院給了 J 一個小按鈕, 只要 J 感覺到胎動就按一下. 因為 J 好陣子沒按了, 護士進來確認一下, 是沒給我們小按鈕, 還是 J 痛到忘了按, 還是真的感覺不到胎動. 原來 A 以為 J 痛到沒按, 可是 J 說是真的沒感覺到.

護士要 J 由仰臥改側躺, 利用不同角度的壓力刺激寶寶, 看看會不會讓小乖多踢個幾腳. 可是 J 一轉身, 突然痛得不得了 ( 宮縮指數也沒高很多 ), 在 J 大呼痛苦的時候, 突然聽到"啵"的一大聲, 像是水袋破掉的聲音, 隨著聲音 J 身下立刻濕了一大片, 而且 J 更痛了. A 連忙跑出去告訴護士羊水破了!

護士進來確認後, 幫 J 換住院服, 並要 A 出去辦手續, 這手續一辦可久得很.

一堆表格文件不說,  為趕時效, 還得先填部份資料後, 衝到一樓辦住院, 再一路衝回九樓繼續填資料. 當時心慌意亂, 不是很記得填了什麼, 印象中有好幾份文件是 JA 的個人資料, 一份自然產的風險告知書, J 的家族病史告知書, 百日咳疫苗自費接種同意書, 回答了要不要做無痛, 要不要排個人房等等問題. 總而言之, 光填資料, 辦手續, 就搞了半個多小時.

回到待產室, J 已痛得呼天搶地, 一看到 A 回來, 馬上大罵 A 怎麼辦手續時沒說要打無痛, 可是明明就有呀, 還出示了那張無痛分娩前國泰規定要做無痛分娩前必需先做衛教的衛教醫生簽名單, 怎麼會沒說呢 ? 不過 J 都痛成這樣了, 也不是辯解的時候, 趕忙依著上課時教的呼吸法, 要 J 深呼吸.

吸~
呼~
吸~
呼~

在下午二點半左右, 麻醉醫生終於進來了. 可問題是, 醫生進來不是要打麻藥做無痛分娩, 而是勸我們不要打. 因為從 13:45 破水開始, 到醫生進來的短短四十五分鐘內, J 居然已由開一指多一點點, 快速地開到四指半. 醫生說現在已到四指半, 麻醉一做下去, 可能還沒奏效減輕疼痛, 就要開始生產, 這麼一來, 不只沒效還會造成生產難出力, 產程易拉長的問題. 不過痛到死去活來的 J, 仍是堅持要打, 只要 J 好都 OK 的 A, 當然就跟醫生說要打.

醫生看著 A, 說 J 已痛到失去理智, 要 A 保持理智好好決定. 醫生再把風險講了一次, 包括幾乎沒效, 易拉長產程反而更辛苦, 還有己近乎全開, 如果下針時寶寶剛好要出來, 會有不可測的風險. 好吧, 這次 JA 都被說服了, 於是超人 J 根本沒打無痛, 就直接自然產!

這時每個宮縮指數, 幾乎都是在 100 左右徘徊, 沒打無痛的 J, 痛到哀嚎, 痛到在捶牆壁, 站著一旁的 A, 只恨自己不能代痛, 每聽到 J 一聲哭喊, A 的心頭就彷彿被深深地割上一刀! 一聲聲, 一刀刀, 在旁看著, 原來, 心如刀割就是這種感覺. J 痛到全身大汗, A 的心頭則是傷痕累累.

麻醉醫生離開十五分鐘後, J 的超級陣痛終於緩了下來. 雖然麻醉醫生的判斷是對的, 可是 J 的痛苦並未就此結束. 接下來要開始用力了.

配合著陣痛, 吸氣, 低頭看肚子, 憋氣用力( 之前再痛都不能憋氣不能用力, 現在則是要憋住氣再出力 ), A 數著 1, 2, 3, ...8, 9, 10 呼氣. 再來! 吸氣, 憋住, 2, 3, 4, ... 8, 9, 10, 呼氣! 每次陣痛的高點大概可以出力個 2~3 次. J 出力時, 從手上傳來 J 緊握的力道, 可以感受到 J 在陣痛時出力的痛苦. J 抓在 A 手上的力道, 彷彿直接抓在 A 的心頭, 讓人十分不捨卻又不得不鼓勵 J 繼續加油.

其間, 護士有進來看看情形, 好像 A 數得快了些, 讓 J 的力道沒辦法有效發揮. 可能是因為緊張, 和看到 J 伴隨宮縮用力的痛苦神色, 而不自主地加快計數吧! 護士說能數慢些, 不過太慢 J 又憋不住氣, 於是只好邊數邊看錶, 找到 J 能有效憋氣的時間, 再依手錶的速度計數. 經過幾輪後, 發現如果在陣痛的間隔, J 有全身放鬆的話, 下次出力效果似乎好, 於是在陣痛的間隔, 就要求 J 放鬆放鬆. 當然, 隨時拿濕紙巾幫 J 擦擦汗, 讓身體涼一些, 或是送上水讓 J 喝個幾口, 補充水份.

說到補充水份, 有個小小的技巧, 因為 J 是躺在床上出力, 而且全身痛苦, 不可能再抬起上半身來喝水, 所以 A 靈機一動, 把水倒入 700cc 的杯子中, 再讓 J 用吸管喝, 效果很不錯!

重覆地出力, 休息, 擦汗, 補充水份, 在 J 的痛苦中, 一小時就這麼過去了; 在這一小時裡, J 全身出力到眼睛都花了, 還是看不到小朋友的頭, 雖然護士進來內診, 手指能碰到小朋友的頭, A  也能看到小乖頭部的一小部份, 可是離進產房的標準 -- 不必用手就要看到 50 元硬幣大小的頭頂, 感覺還有漫漫長路!

陪伴著 J 用力, 放鬆, 自己好像也跟著一鬆一緊, 心情也跟著一起一落, 不過在工程產業混久了, 對數字的感覺, 都快寫進本能裡頭了. 即使在此心亂如麻的當口, A 還是發現牆上的宮縮指數, 每次高峰的間隔好像漸漸地拉長, 每次的峰值也在逐漸降低, 可是小乖衝出來的進度好像在一開始很快地開指並衝到子宮頸外後, 就有點停滯不前, "難產"二個字在心頭浮現, 又被自己暴力地趨散,

"有看到小乖的腦袋瓜了, 還有頭髮呢! 加油!" 用小乖來分散 J 的注意力.
"用力! 2, 3, 4, 5, 6, 7, 8, 9, 10." "加油, 2, 3, 4, 5, 6, 7, 8, 9, 10" 邊計數邊鼓勵著 J.
"來, 大腿放鬆, 肚子放鬆, 膝蓋放鬆, 腳指頭放鬆!" 在宮縮間隔要 J 放鬆的同時也要求自己放鬆, 不要透露指數的事情, 以免 J 又擔心.
"再來! 2, 3, 4... ". 心裡決定, 如果時間間隔持續拉長, 要放下 J 出去找護士說明疑慮.

在擔心的念頭轉過不多久, 約是開始出力的一小時左右 ( 15:40 )護士進來說醫生建議打點藥, 促進子宮收縮, 也協助出力順暢. J 擔心像網路上提過的, 打催生會十分痛, 於是問護士是否為催生, 不過護士倒答得妙, "都已經在生了, 當然不是催生, 只是催進收縮." J 再問會不會變很痛, 護士則說會有一些. 雖然 A 很想站在 J 的角度說會更痛就別打針了, 可是看剛剛的指數變化, 感覺上要幫子宮收縮一把才安全, 所以就不置可否, 幸好最好 J 也答應了, 不然 A 已打算冒著和辛苦的產婦意見相左被 K 的風險, 說服 J 了.

在點滴加入藥劑後, 收縮指數沒有上升很多, 可是收縮間隔規律許多, 繼續用力放鬆再用力.

在陣陣痛苦的用力中, J 用力的時候, 不必護士用手撐開, 就已可看到小乖的頭頂了! 不過離 50 元硬幣大小還是很遙遠. 時間飛逝, 又過了快一小時, 小乖的頭頂仍是僅能看到一丁丁, 這時護士再進來檢查, 發現只要用手指輕輕推開一點點, 就能看到超過逾 50 元硬幣大小的小乖頭頂, 於是護士說 J 能進產房了.  J 被推走, A 整理東西, 穿上隔離衣, 跟著進入產房.

終於要進入最後階段了!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