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過年的, 有些字要避諱, 可是還是得發出夠力的威脅. 

大過年, A 回到家, A 娘在頂樓曬著臘肉和臘腸, 不要臉的臭小豬, 一回來, 可能是聞到臘肉的香味, 一溜煙地就跑上頂樓. 不過待 A 上樓時, 臘肉臘腸一切完好, 黃小胖在窗外灑入的陽光下, 懶洋洋地躺著, 一付乖寶寶的樣子, 看臘肉掛的高度, 雖然不算高, 可是小胖要吃, 不論是要跳還是站起來, 都有難度, 不是那麼容易就吃得到. 加上小胖平時素行良好, 不是 A 給的, 絕對不會拿, 所以也沒想到會有什麼問題. 

中午 A 休息後找黃小胖, 小鬼又跑上頂樓, 不過頂樓仍舊沒有異樣, 看來黃小胖是個乖寶寶, 頂樓可能通風較好, 加上一門之隔, 還有 A 爹照料的一群蘭花, 或許對阿黃來說是洞天福地吧. 不過, 我們都"誤會"阿黃了.

小年夜晚, 開車回家的 A, 正洗過舒服的熱水澡, 一打開浴室的門, 發現黃小胖正站在樓梯的轉角處, 尖尖的壞嘴巴還蠕動著罪惡, A 放下手邊換洗的衣服, 找到眼鏡戴上後, 使勁掰開阿黃的嘴, 咦, 沒有什麼異樣, 可能是打到天上飛的野味了吧. 不過這時候, 為了彰顯自己是乖小孩的黃小胖做了一件欲蓋彌彰,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事. 平常 A 要檢查他的嘴, 小胖一定心不乾情不願地張開嘴給 A 檢查, 可是今天檢查完後, 小鬼居然還自動自發地把舌頭伸出來, 讓 A 確認他嘴巴裡空無一物. 一開始以為阿黃又更乖的 A, 過了一會後, 愈想愈不對勁, 決定爬到頂樓一瞧. 

很好, 臘肉掛在竹竿上, 竹竿沒有掉下來, 肉也沒掉下來, 邊上保持著危險平衡的香腸, 也安穩地在竹竿上. 正想關燈下樓, 卻發現臘肉的下緣有點兒參差不齊. A 雖然有點邋遢, 家裡的桌子和辦公桌永遠都像座垃圾山, 不過 A 娘可是標準的傳統女性, 家裡每個地方都是整整齊齊, 看看臘肉上緣如此整齊, 下緣怎麼可能亂七八糟, "狗啃"似地. 

沒錯, 臘肉的下緣之不齊, 就像俗話說的狗啃的, 家中唯一的小狗子, 就是黃小胖一枚, 再對照剛剛小鬼自清的動作,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可惡的黃小胖先裝乖巧, 讓大家失去戒心, 待得夜深了, A 爹娘就寢, A 也累了準備洗澡上床睡覺之際, 開始作案, 可惜百密一疏, 開車回高雄有點累的 A, 洗了個快速的戰鬥澡, 加上為了一會要下樓喝果汁, 沒有刷牙, 所以在浴室的時間比平日要短. 雖然賊溜小鬼聽到浴室開門聲, 迅速地跑下樓, 並把肉塊吞掉, 仍是被 A 逮著了線索, 而且小鬼一定是預謀犯案, 因為據未睡著的 A 爹線報指出, 黃小胖幾乎在 A 一關上浴室門的同時, 就跑到頂樓去犯案. 

於是, 小鬼被捉到臘肉前修理了一頓.

A 則邊寫文章, 邊埋怨自己的粗心和錯信黃小胖, 邊祈禱著可別大過年的, 還得抱著腸胃炎的黃小胖, 四處去把沒來得及去過年的醫生挖出來掛急診呀.

(不知把拔在擔心, 吃飽臘肉睡得正熟的黃胖)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