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497.jpg

平心而論, 1895 不算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 悲壯的情緒也少了點舖陳, 不過, 這還是部值得一看的電影, 畢竟, 這是六年級生的我們, 在"正規"教育中, 失落的另一半歷史.


先談談電影本身好了.


1895 的故事本身, 極具吸引力, 是我們該知道, 卻從不知道的另一半歷史, 而且是一段血淚交織而成的歷史. 不過電影本身有些地方掌握稍嫌不足, 減弱了故事的吸引力, 實在有點可惜.


片中的男子們, 義無反顧投入戰爭, 不過說真的, 光看電影, 還以為義軍兵力就只有寥寥數十數百人, 然後只能在竹林裡打對戰局影響不大的遊擊戰. 也因此, 最後吳湯興帶著所有兵力投入八卦山戰役時, 感受不到壯烈的氣氛, 只覺得是去白白送死, 而且那麼少少幾十幾百人, 對戰事的進展, 應該完全沒幫助, 真不知道去死有什麼意義. 不過事實是吳湯興, 徐驤, 姜紹祖共有兵力約 5000 人, 在劇中放棄守新竹城後, 也看不到後續動作, 不過史實卻是三傑們領著義軍反攻新竹城, 由六月下旬到七月底, 共打了三次, 造成日軍許多傷亡. 不過在電影中完全只看到義軍只能打打遊擊, 做做騷擾, 這樣對最後慷慨赴義的悲壯場景, 實在是嫌舖陳不足.

另外, 情節略嫌不緊湊, 剛由高雄坐高鐵回新竹的 J, 說看到有點想睡覺. 這部份, 可能 J 說得比較準, 因為 A 對於那段時間的故事有莫名的興趣, 所以不論哪個場景, 都能看得津津有味.

最後, 開場那段的顏色實在有點怪怪的, 不知道是底片的色溫選錯, 還是後製白平衡出了問題, 總之給人的感覺實在怪怪的...

 

批評說完了, 說說好話吧.

這是第一部以客語發音為主的電影, 不論好壞, 在台灣電影史總是會有其歷史地位, 加上其故事, 是我們當知而未知, 更是增加了電影的價值.

另外, 配樂超棒, 不管是貫穿全劇的音樂, 還是片尾阿淘哥和馬修連恩合唱的義民, 都十分引人入勝.

雖然主角的對白有點生硬, 不過配角的表現卻令人驚豔. 吳家傭人看到兒子的屍體, 那痛苦的表情, 那無聲哭泣的悲哀, 在在表現了大時代裡, 人們的無奈和痛苦, 這是 A 看完電影後, 印象最深的一幕. 另外吳家的大家長(主角的媽媽), 在祭告"阿公婆"時, 虔誠的神情和語調, 也是讓人感動.

整部電影最棒的, 就 A 看來, 應該是整體的劇情吧. 不只是段被歷史遺忘的故事, 其中對人們感情的描述, 都是那麼真實那麼動人. 男人們打仗後回家, 家中的妻子, 並沒有一般軍教電影中描寫的以國家興亡己任, 置老公死生於度外的寬大胸襟, 而是很真實很真實地, 希望老公能留下來, 畢竟家裡還有高堂老母, 妻子, 幼兒, 少了男主人, 這家, 會是怎麼樣的情狀? 1895 的黃賢妹如是, 荒村的葉燈妹亦然, 不過這豈不更貼近真實? 另外, 土匪偷吃雞肉被逮著, 差點被客家女性給打扁, 這也是十分真實的描寫, 畢竟那時候的客家女性, 除了大富之家, 誰不是開山墾地, 樣樣精通?

或許, 就電影的層面來說, 1895 有點兒單薄, 有點緩慢, 但如果想到多了解這塊土地的種種, 如果想看看先人們在 1895 那年的努力, 那麼進電影院花上兩個小時, 細細品味我們先人的故事, 感受那段期間, 人們的感情, 感受那段悲壯的歷史, 是十分值得的.

1895 的官方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themovie1895/

 

 

~~~這是分隔線, 以下是看完電影心頭的感觸, 和電影關係不大, 可以不看 ~~~

如何都是種勇氣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明明被任命的人拋棄, 仍然以簡陋的軍械向日軍宣戰的客家三傑, 他們展現出勇氣的一面. 片末, 黃賢妹尋夫未果, 投井自盡, 但被救上來, 卻又絕食而亡. 不論是投井, 還是險死還生後, 死志仍堅, 再以絕食方式結束生命. 兩種做法, 接連為之, 也需要莫大的勇氣. 但片中未曾提及, 在姜紹祖犧牲後, 其妻陳滿妹不只生下了腹中的小孩, 還一面應付日軍的滋擾把小孩帶大, 選擇這條持續而漫長的迢迢險路, 這也是種勇氣.

正如塞德克巴萊書中所言, 不論是做戰犧牲, 自盡, 還是在異族的統治下辛苦生活, 大家都選擇了一條艱苦的勇氣之路.

 

過客終究是過客

13 天, 不到兩週, 亞洲第一個, 也是目前為止最短命的民主國--台灣民主國, 總統逃回大陸, 民主國, 算是滅亡了吧. 之後, 只剩台灣島民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 仍在苦苦奮鬥. 片中日本能久親王, 在擊潰正規軍後, 並未開心多少, 反而在得知島民開始反抗做戰後, 才心知肚明, 真正的戰爭才剛開始. 因為, 島民的根, 島民的血, 島民的淚, 都緊緊和這在在婆娑之洋航行的美麗之島緊緊相連. 和土地相連的人民, 其力量, 才是持久而強大. 清廷有槍有炮有訓練的正規軍力, 只撐了 13 天, 竹竿, 鐮刀, 卻足足打了半年.

過客, 畢竟還是過客, 要他們對這塊土地付出, 雖不能說不可能, 但還是有難度的(像為山區部落奉獻的外國傳教士們, 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直以來, 國策顧問的日本護照, 高官委員的美國護照, 藍綠皆然, 要我們怎麼相信他們的做為, 是真正用心為這塊土地付出呢? 或許, 拿其他國家護照的人, 有其歷史背景, 有其不得不然的苦衷, 不過當他們想要居高位, 享福利時, 仍保留著後路, 放不下過客的心態, 實在讓人難過痛心呀.

 

消失的歷史

甲午戰後, 台灣割讓給日本, 之後, 我們在課本裡看到了各國進攻清廷, 謝團長死守四行倉庫, 但我們該知道的吳湯興, 徐驤, 以及年方 19 慷慨赴義的姜紹祖, 卻消失在歷史上. 我們弄清楚了國民黨名稱的變革, 卻對日據時代影響人民生活想法甚巨的文化協會一無所知. 套句海角七號情書中的台詞, 那是時代的宿命, 也是時代的罪過.

但是當祖父母輩談及小時候躲空襲警報, 在國小國中考試成績都還不錯的 A, 居然腦中浮現的是日軍侵華的畫面, 然後白目地以為祖父母躲的是日軍的轟炸, 那就是一種現在回想起來, 就覺得很深刻很難過的悲哀.

了解歷史, 並不是要挑起往日的仇恨, 反倒是清楚看清歷史後, 才會有真正的諒解和和諧. 1895 的義民們, 海角七號的戀人, 塞德克巴萊的戰士們, 都是這段歷史的不同面向, 都是我們先人們的共同經驗. 了解歷史, 承認歷史, 那麼之後的諒解才是真正的原諒吧.

感慨太多了, 拉里拉雜寫了一堆, 還請多包涵.
吳湯興的兵力, 參考李喬的寒夜一書, 據書中註釋, 這段史實則是李喬先生參考曾迺碩教授的"吳湯興事蹟考證"一文而來.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