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趟豐富的知性之旅. 旅行社為我們請了在慕尼黑當美術教授的大陸學者. 教授出馬, 果然不同凡響.

在出發往美術館的路上開始, 教授就從美術館的由來, 路德維西一世的收藏開始, 到二次大戰的轟炸, 戰後以最簡經費, 由一位教授帶著學生的重建, 一路娓娓道來, 我們彷彿也跟著美術館的興衰走了一趟. 但進了美術館, 才知道美術教授的淵博. 也因為舊美術館是戰後重修, 所以在道路二側的美術館, 看來新的是舊美術館, 而外觀較新的反倒是舊美術館.

(少經費重修後的極簡風格)

每一幅畫, 從構圖, 用色, 到其內容. 作者的生平, 畫風的特色, 和時代的背景, 只要和畫相關, 一個個迷人的故事就源源不絕. 只可惜沒這方面修養的 A, 就如馬耳東風, 聽過就忘, 想來若教授知道, 當生對牛談琴之憾.

慕尼黑美術館不禁止拍照, 只禁止閃燈, 所以拍了一點照片供大家欣賞慕尼黑舊美術館的部份收藏.

(看來比較舊的新美術館前的雕刻, 看得出是什麼嗎? )

(著名的四使徒, 只記得構圖的平衡, 光陰的運用, 讓只畫了頭的後方二人也不突兀)

(第一位畫自己的自畫像用正面的畫家, 在這位畫家之前, 西方的畫, 只有耶穌才會用完全正面的構圖)

(雄偉的一幅畫, 凱撒和大流士之戰)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