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愛參加國外慶典的 J&A, 一到京都, 就被街上到處貼著的海報深深吸引, 因為不是整個京都的活動, 而是各寺院自己辦的, 所以吸引力一直很有限, 直到前一天晚上, 才放棄了明石大橋, 決定參加節分祭.

十點半才開始的節分祭, 九點半就已是人來人往, 路邊的小販賣著普通的藝品, 還不給拍照, 所以 J&A 就直接穿過小販區, 進入八坂神社. 進了神社中, 時間還早, 卻有十數個人聚在神社正中央的舞台旁, 雖然 A 覺得他們聚集的方向好像是舞台的側面, 不過人多必有因, 也跟著大家一塊擠.

就像之前看祉園祭時一樣, 總有後來的人想往前擠, 不過這次是位日本老先生, 也沒有用粗暴的方式, 只是側著身子用力擠呀擠的, 不過擠過了 A, 前方卻是兩位不算矮的仁兄併肩站著, 老先生試了幾次都擠不過去只好放棄, 這時只見老先生低頭拿起了相機, 由他前方二人的肩膀中間取景, 這個影像讓 A 覺得好像是城牆上的炮台, 在城牆縫伸出炮管瞄準敵人一般, 更有趣的是, 在舞者登台後, 老先生還把帽子反戴, 看起來就是全力以赴的樣子. 這位有趣的老先生恰在 A 的前頭, 於是就拿他當主角拍了幾張. 只不知拿著二台相機在拍的 A, 是否也成為別人的目標之一...

好不容易等到十點半, 遠方穿著正式的舞者們緩步進場, 上台後各就定位, 舞台的右側是樂者的位置, 舞台的左側就不清楚是什麼身份的人員, 因為他們除了有位老先生在開場時講了幾句話, 其他人都沒什麼戲份.

舞台的正中央, 二位主祭者, 一年輕一年長, 先吟詠了一段文句, 雖然一句都聽不懂, 但是其語調, 神情, 讓人彷彿置身電影陰陽師中安倍晴明的年代. 舞者的衣服也十分特別, 除了手上的扇子和腰刀外, 最引人注目的, 就是長度約等身高的褲管, 也就是在行進, 舞動間, 永遠都有褲管拖在地上, 注意舞者控制褲管的方式, 也是很有趣的事. 

在一陣吟詠後, 年輕的舞者緩慢地開始祈福的舞蹈, 舉手投足間, 優雅中帶著莊重. 接著交棒給年長的那位, 歲月的經驗果然是難以取代, 相去無幾的動作, 偏偏給人的感覺相差很多, 較年長的舞者, 在莊重, 優雅之外, 還有重要祭典裡的嚴肅, 宗教儀式中的神聖感覺, 其時而認真, 時而沈思的表情, 配上伴著悠揚樂聲的舞蹈, 讓人感到她正全神貫注於每一個動作, 每一個細節, 這種感覺更讓人感到整個儀式的隆重.

(年輕的舞者)







(交接)

(年長的舞者)












舞蹈結束後, 舞者和其他工作人員拿起舞台旁的方框, 拿著裡頭的節分豆向台下的觀眾撒, 大家當然是伸長了手臂迎福, A 幸運地接到了一包, 並在腳邊撿起一包. 至於那位拍照的老先生呢? 只見他伸長了手, 並對台上的舞著大喊"Sen Sei ( 先生 )", 只可惜聲音埋沒在嘈雜的人聲和接福豆的盛況下, 只有注意老先生舉動的 A 有聽到.

散場時, 所有舞台上的樂者, 舞者, 和工作人員, 在舞台另一側階梯上合照, A 因為在拍 J, 一時沒注意到, 趕過去時大家正要起身, 不過後來也有人拉著他們合照, 直到工作人員再三敦請, 所有人才又回到一旁的屋中, 結束了這場節分祭.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