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管家小美)

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 更何況條小笨蛇遇上地頭龍, 自然拜碼頭, 阿諛諂媚一番是免不了的. 話說, 阿黃隨著A, 到了 J 家做客...

總覺別人盤子裡的食物比較好吃的阿黃, 平常在家不愛吃飼料, 可每每到 J 家中, 都把美麗福碗中的飼料吃到一顆不剩, 引得美麗福對她怒目相向. 更厲害的是, 還把阿福藏在沙發底下的肉乾給挖了出來, 惹得阿福一陣不高興. 

吃飽喝足了, 該是要培養狗際關係的時候了, 平常笨呆, 這時候倒識相的阿黃, 先挑軟柿子吃, 走向一旁的小毯子上, 趁著阿麗在模仿羅丹的沈思者時, 在阿麗的臉上舔了一下以示好. 嗯, 打好了三分之一的關係後, 再走向平常偶爾有交流的阿福, 趁著阿福還在猶豫, 究竟是要擺臉色, 還是接受阿黃示好的瞬間, 又親了阿福的臉頰. 俗話說, 伸手不打笑臉人, 看著阿黃厚臉皮地吃了她的飼料後, 又前來示好, 即使是會找機會欺負阿黃的阿福也只好做罷, 接受阿黃的善意.

(沒存在感, 但上相的小麗)



(最早進 J 家的來福)

以為完成三分之二的拜碼頭工作了嗎? 錯, 還大錯特錯. 在 J 家裡, 阿麗是沒有存在感到, 即使她坐在你腳邊, 你還會問說, 有沒人看到阿麗. 而阿福呢? 雖然最早進駐 J 家裡, 但是受寵程度遠小於阿美, 而且阿福頂多就是家裡的一份子, 可阿美, 就是阿美, 不只是家裡的一份子, 還是一位小管家. 所以啦, 即使阿福, 阿麗都沒意見, 阿美沒點頭, 一切的功夫都是白費.

和小囉嘍打好關係的阿黃, 更進一步想跟老大打好關係, 於是怯生生地向阿美走去, 只見阿美杏目圓睜, 從其實已不大能視物的大眼中, 散發出濃重的殺氣, 殺氣之濃, 連我們局外人都感受得到空氣中的冷意, 身在殺局之中的阿黃自是感受更深, 所以不自主地停下了腳步, 臉上也滿是遲疑, 不走過去, 之前所有功夫都白費, 也拿不到 J 家中的狗籍, 要向前走嘛, 卻又是濃濃的殺氣擺在眼前. 只見阿黃停了幾秒鐘後, 使出阿黃的絕技, 打迷糊仗! 當作沒注意到阿美的目光, 仍是自顧自地向阿美走去, 一副就是要親到阿美的樣子. 阿黃這會兒可失算了, 原來只是發出殺氣的阿美, 雖然仍是一動不動, 也沒吠叫, 可殺氣卻愈發濃重, 彷彿就在空氣中化作刀劍, 一刀一劍, 狠狠地打散了阿黃的鐵臉撕不破迷糊神功. 阿黃拼死走到離阿美只剩五十公分不到時, 終於還是覺得, 留得青山在, 不怕沒肉乾, 還是保命要緊, 最後伸出舌頭在空氣中虛晃一招, 就遠遠地落跑了.

果然, 小管家還是有小管家的威嚴呀! 阿黃計劃的三連啾, 就在阿美的威嚴之下作罷.

( 關於阿美的眼睛, 因之前流浪時, 被人由額頭正中央打下, 使得眼睛受傷發炎, 被撿到 J 家後, 雖然悉心醫治, 但仍是有隻眼睛已經完全看不到東西, 另一隻眼睛也是半盲. )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