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長的一日

這是養阿黃以來最長的一日, 雖然她是從下午五點才進門, 但
最長的一日才正要開始.

阿黃進門後, 吃完第二盒西莎, J 去幫阿黃買小排骨及小狗洗
毛精, 留下阿黃和我, 以及... 不斷地由阿黃身上掉下來的小黑
點, 小黑點還會在地上蠕動著, 這, 理所當然是傳說中的跳蚤...
還有些小小, 紅紅, 扁扁, 像小蜘蛛的東西, (後來知道那叫壁
蝨) 在地上爬行, 這可傷腦筋, 爬到身上可不得了, 趕快拿起衛
生紙, 見一個殺一個, 見二個殺一雙. 順便要J 買個鑷子回來,
準備和可惡的吸血小黑點, 小紅點長期抗戰.

好不容易, 洗毛精運到, 把阿黃抓去浴室, 說也奇怪, 阿黃雖
然抗拒洗澡, 但水一往她頭上沖, 她倒也認了命, 乖乖地任我們
擺布. 倒了一堆洗毛精, 阿黃身上都是黑色的髒水, 洗到第二次,
開始出現黑色的泡泡, 也不知用了多少洗毛精, 洗了多少次, 才
洗出白色的泡泡. 在白色的泡泡下, 可怕的惡夢開始浮現.

奇怪, 為什麼阿黃脖子上有一串串直徑約半公分, 暗紅色的葡
萄呢? 難道是腫瘤? 哦, 可憐的阿黃. 可是, 有顆小葡萄掉在地
上, 而且葡萄蒂的地方, 好像長著幾隻腳, 而且還會動. 這時心
中湧現可怕的念頭, 那一串串的葡萄, 該不會是吃飽喝足的小蜘
蛛(壁蝨)吧. 隔著衛生紙將掉在地上的小葡萄撿起仔細端詳, 果
然, 確然, 小葡萄是腦滿腸肥的小蜘蛛, 那阿黃脖子上的三串葡
萄豈不就是三大串肥滿的小蟲! 哦, 天啊.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看到跳蚤用衛生紙包住, 手一捏, 就解決一個, 遇到小隻, 扁平
的壁蝨, 用個筆, 還是什麼硬物在牆上或地上壓一壓, 雖然辛苦
了點, 可是也是一隻接一隻地送他們回老家. 可是遇到這種天霸
王壁蝨, 可叫人手足無措.

其一, 天霸王的牙尖嘴利, 深深地嵌在阿黃的肉裡, 天霸王還
沒抓起來, 阿黃已經痛得哇哇叫了, 不過懂事的阿黃倒
也不會因此而對我們怎樣. 好不容易用鑷子將之慢慢地
挾離阿黃, 已是累得人狗滿身大汗.
其二, 抓下來的天霸王要怎麼辦呢? 沒處決丟進垃圾桶, 就看
著牠擺脫了衛生紙, 緩慢但堅定地向垃圾桶緣前進. 真
要處決, 放在地上或牆上, 可是弄得屍橫遍野, 血流滿
地, 說不得, 只好多用幾張衛生紙包住, 再予以極刑伺
候, 可是, 這種圓滾滾的肥肚子, 居然還沒到彈力的極
限, 不論怎麼搓揉擠壓, 不破就是不破, 用盡全力的結
果就是敵傷一百, 自傷五十, 壁蝨的肚子破是破, 不過
是用炸的, 炸開的力量突破了衛生紙, 飛過了手臂的距
離, 噴得自己滿臉. 噁心的感覺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最
後只好拿密封袋將抓下來的壁蝨們關起來, 再送入垃圾
堆.

當時, 被可怕的葡萄串給嚇壞了, 沒有想到拍張照做紀念, 否
則申請個金氏世界紀錄應該不是問題吧! 在浴室奮鬥了近半小時,
一方面阿黃失去耐心, 開始要逃了, 一方面實在是因為杯水車薪,
再怎麼抓都無濟於事, 只好放棄.

洗完澡, 吹乾後, 阿黃享受了水煮小排骨燉高麗菜後, 安詳地
在小毯子上睡著了, 不過可能是還存著戒心吧, 耳朵立得高高地,
一有風吹草動就張開眼睛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但不久後也就睡熟
了.






看著阿黃的睡相, 聽著外頭寒流中, 正呼呼肆虐的冷風, 想說
好吧, 如果阿黃晚上自己沒有要出去, 就留他下來睡一晚好了.

可是滿坑滿谷, 還沒完全搞定的壁蝨, 跳蚤們怎麼辦呢? 靈機
一動, 拿起平常擦筋骨痠痛的萬應膏, 在阿黃的毯子旁畫上一圈
禁止通行的楚河漢界, 並在頭腦冷靜下來後, 想起了蚤不到這種
傳說中的神奇法寶, 下定決心明天要去買回來對付那些惡魔; 身
體再也撐不住加了幾個月班的疲勞及抓了整晚壁蝨的噁心轟炸,
於是在補強了楚河漢界的城牆厚度後, 也緊跟著阿黃進入夢鄉.

最長的一日結束了嗎? 錯了, 結束的是序幕, 高潮戲才正要上
場.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