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

在這段時間中, 有陣子 (2004年初吧) , 小黃突然十分地瘦,
到了一隻隻的肋骨都十分明顯的地步, 心裡在埋怨著, 那收養阿
黃的人到底怎麼照顧她的, 不只沒吃飽, 常來要東西吃, 現在居
然連原來的體型都維持不住, 前二年流浪時還更胖呢! 因為覺得
她有人養, 顧忌她主人的看法, 所以也只能看著她日益消瘦, 除
了多買西莎幫她補補身子外, 也不能做什麼了. 當然, 這段時間
中, 後悔當時不早點想養她, 害她現在變成這麼可憐的念頭, 一
直糾結在心裡.

轉機

半年多前的某一天, 在街口轉角發現小黃和她的 "主人" 在玩
耍, 看到小黃玩得開心, 也過去打招呼, 順便和小黃的主人聊聊,
才知道, 一切的一切都是誤會呀. 阿黃並沒被收養, 只是常常在
天橋邊的巷子出沒, 那兒的人都認識她, 常常餵她吃東西, 也幫
她準備了一個木箱子讓她有個棲身之處. 那位先生特別疼她, 除
了幫她準備箱子, 偶爾還會幫她修修毛, 洗洗澡, 而那兒的人到
全家買東西, 小黃也會跟著跑過去, 順便逛逛街. 所以雖然常在
巷子裡看到阿黃在睡覺, 曬太陽, 都只是因為她在那有吃有住...
早知道每次碰到小黃都把她餵飽飽就好了, 害我每次都顧忌她主
人的想法, 要看到她獨自跑來才敢餵. 至於眉毛, 是那位先生的
兒子在某次跟阿黃玩耍後畫的. 原來, 阿黃一直是一隻獨立的流
浪狗.就這麼著, 收養阿黃的心又慢慢地活絡起來.

歷史

養了阿黃後, 常和那位先生聊天, 知道這幾年來, 阿黃的生活,
雖然是後來才知道的, 不過還是在這先描述一下吧.
那位先生剛看到阿黃時, 也約莫是四五年前, 最早她是跟著一
棟大樓的建築工人, 大樓建完, 建築工人走後, 阿黃就留下來,
變成地頭蛇, 雖然是流浪的小混種狗, 但因模樣可愛, 又在那兒
過得很久. 所以四維路豆漿店的老闆認識她, 天橋下自助餐的老
闆認得她, 加油站的員工也知道她. 路口賣安全帽的會買飯給她
吃, 再加上我的觀察, 我租屋所在的大樓, 也常有人看到她驚喜
地大喊, 小花怎麼在這? 出去散步, 也常有人對她說, 小花, 好
久不見. 這隻小狗可真是得人緣呢! 別懷疑, 我沒打錯字, 除了
我和很久以前的警衛叫她小黃外, 別人都叫她小花.
至於很瘦的那段時間, 聽那位常照顧她的先生說, 是因為不良
少年喝了酒後欺負她, 小黃被打得哀嚎, 鑽進那位先生的車底,
才逃過一劫, 撿回一命, 因為被打得十分慘, 聽說差點死掉, 所
以瘦巴巴是理所當然的.

莫名

好吧, 一切孽緣的開始, 就在莫名奇怪的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
十七號下午, 一個寒流將到的下午, 一個隔二天, 工作要趕出來,
會趕得不眠不休, 而忙中偷閒的唯一一個下午. 在午後買完日常
生活用品, 準備要好好休息的下午四點多, 突然, 不知打哪出現
的念頭攫住了我, 跟J 拐了個彎, 到那巷子裡去找小黃, 想說那
麼冷, 找到她, 餵她吃點東西吧. 在冷風中瑟縮地躲在屋簷下的
弱小身影, 不就是小黃嗎? 叫了她一聲, 她開心地跟著我們的機
車跑跳, 當然不能讓她失望呀! 買了西莎餵她, J 說, 看她那麼
髒, 帶回家洗個澡, 煮個排骨給她補完, 再放他出來吧! 可是因
為是流浪久了, 對人有戒心, 加上長久的經驗, 讓她知道哪裡可
去, 哪裡不能去吧, 不論怎麼哄騙, 到了大樓的自動門口, 小黃
就停在門邊, 怎麼也不肯進來, 直到陪她玩了會, 摸了她的頭很
久很, 我就抓準了機會, 一把抱起她, 往大樓跑去, 進了電梯,
入了房間. 開始了這段冤孽...
唉, 為什麼我接下來星期日會忙到沒時間睡覺, 還要去招惹阿
黃呢? 為什麼她不進來, 我還硬要把她抱進來呢? 為什麼從沒洗
過狗的我, 要在寒流來的日子幫她洗澡呢? 一連串沒有解答的為
什麼, 堆砌出莫名的情境, 於是, 於是, 阿黃變成我家阿黃的日
子, 正式展開.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