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在 2000

剛到新竹, 就看到有隻滿臉伶俐相的小花狗, 在大樓前面流浪,
看到人也不會追, 也不會叫, 只是靜靜地坐在剛開張的全家前面
吹偶爾自動門打開後漏出的冷氣. 順口叫他小花, 倒也會過來搖
尾巴, 好吧, 看在你一臉乖巧的份上, 買盒西莎給你吃.
乖乖地, 開心地把西莎吃完, 追著我們跳起旋轉的舞步, 就稱
此舞步作蝴蝶舞吧. 大樓的警衛也疼他, 常讓他在警衛的櫃子前
休息, 奇怪的是, 不知為什麼警衛叫他小黃, 他也反應得理所當
然, 雖然很怪, 一隻小花狗名叫小黃, 我們還是跟著叫了.

貪財

偶爾出門遇著她(後來發現小黃是女孩子), 若有空就會買西莎
給她吃, 多餵幾次後, 遠遠看到我, 都會跑著過來打招呼. 我和
J 和覺得她是隻通人性的小聰明狗. 後來有陣子她不知跑哪兒去,
可能是到別處流浪了吧. 一個多月後, 從小到大只中過二張發票
的我, 居然中了第三張發票, 一看消費內容, 是在樓下全家買西
莎的發票, 難道真是狗來富嗎? 我和J 都覺得, 要是小黃再出現,
一定要買西莎給她吃, 說也神奇, 消失了一個多月的小黃, 在對
過發票幾天後的下午, 果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等著領西莎.

緣份

從此, 和阿黃就過了近二年的游擊生活, 看到她, 就買西莎給
她吃, 或是從J 要帶回高雄的狗零嘴中, A 出一點給她嚐嚐, 印
象最深刻的是, 有年農曆年回高雄過年前, 正唸著回家那麼多天,
沒人餵小黃, 不知會不會餓著, 說也奇怪, 打包好回家的行李下
得大樓, 一出電梯, 就發現小黃等著自動門的入口, 彷彿在說,
別擔心, 我在這, 先給我吃點東西吧, 所以當然是匆匆買盒西莎
給她後, 再急急忙忙地去趕火車. 就這樣, 年復一年, 日復一日.
奇怪的是, 身為流浪狗, 小黃身上並不髒.

錯過

這種日子過了近二年, 第一次動了收養小黃的念頭, 說也奇怪,
小黃在我一動此念後, 居然就消失了! 之後每次的出現, 都會跟
著一位先生到全家來買東西, 而且身上毛也有被修剪的痕跡, 更
有甚著, 眼睛上還被用奇異筆畫了眉毛. 啊, 居然有人比我早一
步, 雖然遺憾, 但也很為小黃高興, 他終於也有人疼了. 不過小
黃還是三不五時地跑來大樓前玩, 若是她身邊沒有那位先生, 看
她餓著慌, 也是會買西莎請她吃, 為此, 常被J 埋怨, 都是你不
早養, 看看她, 主人一定對她不好, 不然為什麼三天兩頭來這騙
吃騙喝. 把她綁回家算了! 可是我覺得, 都有人養了, 不管主人
對他如何, 總不能就這樣把他搶走, 好像在綁架小孩似的. 於是
降低了餵她的次數, 不過小黃每次看到我們, 依然熱情地打招呼.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