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 人不蹺課枉少年. ( 這個乖小孩不能學 ) 在高中理組的班上, 遇到社會地理, 總有一群人會把桌椅搬出教室, 讓教室裡人桌數目相同, 快樂打球去. 到了大學, 連搬課桌椅的功夫都省了, 自己請假自己準, 反正也沒人管得著. 不過說到第一次蹺課, 阿倫可資深得很呢.

那是唸幼幼班的時候了. 那時候鄰居的小朋友都在上幼稚園, 怕孩子輸在起跑點的阿倫媽, 也迫不及待地把阿倫送到幼稚班去上課. 說真的, 每天早上坐著娃娃車去上課, 對那時的小阿倫而言, 可是件很有趣的事呢. 不過在一群鄰居的男孩中, 年紀最小的阿倫, 到了幼幼班,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其他小朋友穿過二樓中班教室, 走到三樓去上大班, 阿倫卻只能一個人待在中班, 上一些十分簡單, 阿倫娘早教過的東西, 實在有點小無聊, 可是吵著要上大班, 也沒人理阿倫. 鄰居小朋友書包內側都寫著"大", 就阿倫的寫著"中", 看了就讓人不開心. 不過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每天期待期唱"洗手洗手吃點心", 交了一些新朋友, 也就漸漸釋懷. 

不過課上了幾週後, 小阿倫的心中一直有個陰影揮之不去. 就是信奉著法家思想, 採連坐制度的幼幼班老師, 班上小朋友吵鬧時,總是叫全班站在小桌邊, 一個接一個地輪流"共卡撐". 那時候可沒有什麼不准體罰這檔事, 有時候父母還會要老師狠狠地打, 這樣小孩才會乖. 可問題來了, 小時候木訥寡言, 愣頭愣腦的阿倫, 上課可安靜得很, 更別說和小朋友聊天吵到別人, 所以每次全班被叫起來打屁股後, 阿倫回家總氣呼呼地問阿倫娘, 我又沒講話, 為什麼打我?

這碼子事發生了幾次後, 某天早上娃娃車到巷子裡接小朋友時, 一個念頭突然跑進阿倫的腦袋瓜裡, 阿倫告訴阿倫娘, 打今兒個起, 阿倫要拒絕上課, 以示對全體一起打屁股的抗議. 說也奇怪, 一直以來都一板一眼的阿倫娘, 居然沒拿著籐條把阿倫架上娃娃車, 反而同意阿倫的蹺課宣言, 於是從那天起, 阿倫就開始了蹺課生涯. 

在阿倫的蹺課期間, 總聽得阿倫娘和幼幼班老師通電話, 討論阿倫的蹺課行為, 再不然就是好奇的鄰居, 跑來關心那個小小年紀就會蹺課的蘿蔔頭. 不過對付小蘿蔔頭, 老師總有辦法. 二個星期後的早上, 娃娃車早了半小時到家裡, 老師提著個大包包走入阿倫家, 坐定後, 在小阿倫的眼前拿起一本又一本, 印得漂漂亮亮的童書, 然後告訴阿倫, 現在幼幼班的小朋友都在用這本書喲! 回來就能上這本書呢. 純真又愛看書的小阿倫看著那一本本美麗的書, 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只想趕快回幼幼班去看那幾本書, 不過純真歸純真, 阿倫可沒忘記蹺課抗議的主要目的, 於是透過阿倫娘和老師談好, 以後不能全班連坐打屁股, 加上回幼幼班後一定要上那幾本漂漂的書, 最後還附上一條, 我要上大班! 至於小書包上的"中"字, 早在蹺課期間, 就被阿倫用原子筆專用橡皮擦給擦淡了, 再補上個大大的"大"字. 

五歲小阿倫, 為期二周的蹺課生涯, 就在談妥了三個條件後, 背起寫著"大"字, 裝著新書的書包踏入娃娃車後結束.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