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冬山河回來幾天後的晚上, 黃小豬吃完狗狗用火腿, 突然在家裡小跑步起來.

看著黃豬在走廊上來來回回, JA 不禁覺得好笑. 自從小黃裝了尿管, 怕感染不再出門後, 只要是想便便, 小黃就會跑到浴室的紙墊上便便, 便出來後, 就會以快速的小跑步, 在家裡衝刺一趟, 看慣這種誇張的行徑後, JA 都覺得好笑.

可今天往返衝刺的次數也太高了吧! 還是這小豬又在外頭闖禍搞破壞? 出書房仔細看了幾分鐘, 發現情況愈來愈不對, 裝上尿管的小黃, 理應不會再有尿意(出門搶地盤不算), 怎麼還會擺出尿尿姿勢? 而且還愈不只一次, 是蹲了一次又一次! 七八月時, 小黃頻尿而無法入睡, 無法排尿而傷到腎的陰影又浮現心頭, 難道醫生評估的 3~6 個月有錯嗎? 離照內視鏡不過一個半月呀!

靜下心想想, 明明由冬山河回來都還正常, 明明尿布裡也都還有尿, 早上上班前還換了一大包沈甸甸的尿布呀. 這情形看起來有點像是突發的症頭, 會不會只是簡單的腫瘤剝離物卡住尿管呢?

當天晚上, 小黃跑來跑去, 直到三點才睡, JA 怕吵到樓下鄰居, 只好綁起小黃, 讓小黃在墊子和毯子舖出的空間裡移動.

次日, 上班前帶小黃到動物醫院, 醫生以生理食鹽水灌入尿管, 先沖再吸, 第一輪吸出來的尿, 又濃又濁, 裡頭還有點小小的組織碎片, 在第一輪吸完尿後, 小黃的尿管就像是旋開的水龍頭般, 滴滴答答地開始流尿, 看來真的有塞到尿管, 所以膀胱積了不少尿, 這一沖開, 其他尿液就開始沿尿管流出了.

把收集到又臭又濁的尿, 再送到檢驗所做細菌培養和抗生素檢驗. 把膀胱排空再沖洗幾次後, 就帶黃豬回家休息.

過了一天正常生活後, 再帶小黃抽血檢查腎指數. 因為尿有堵住半天一天, 所以腎指數偏高是正常的, 其實大多數值都是正常, 只有一項指數略超標. 不過奇怪的是, 由尿色看來, 覺得有感染, 在血液檢驗裡, 居然沒有白血球過高的問題!

再過一天, 連尿布裡的尿漬都回復微黃, 說不定連深色的尿液都只是因為積尿而造成的腫瘤出血.

看來還是只能等細菌培養的結果了!

總之, 又有驚無險地過了一關.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