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晚上, J 說稍微有流血, 上網查了查, 眾說紛云, 不過有時候很天兵的 JA, 預約了後天的看診後, 居然還敢先睡一大覺, 準備隔日再觀察.

翌日一早, 流血停了, 於是不以為意, JA 各自上班.

但約早上十點多, J 有電話進來, 看到來電顯示, 心頭就跳了一下, 果然又流血了, 昨晚是淡粉紅色, 今天是淡咖啡色, 而且不是幾滴, 是擦在衛生紙上, 會有約一半手心大的咖啡色. 這會兒連上班都沒心情了. 醫院當日預約額滿, 產檢醫生當天也沒值班, 再想到去大醫院要等很久, 於是先到小診所看看.

網路上查了一下, 謝祖柏婦產科不錯, 不過剛好大家推薦的陶醫生當天下午沒值班, 不過有得看就先看了.中午早早出發, 吃了點東西後, 到謝祖柏婦產科掛陳醫師的門診.

陳醫師問明情形後, 先做超音波檢查.

隨著醫師操作著超音波探頭, 螢幕上的畫面閃過一個又一個模糊的影像, 看醫生量得專心, A 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掃描0005_Shrink.jpg



接著醫師好像換了個模式, 從超音波的儀器裡, 傳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在一陣陣的雜音中, 偶爾會傳來幾聲咚咚的聲音. 這時候 A 意會過來, 醫生在量胎兒的心跳. 可是...

可能是幾秒, 也可能是幾十秒, 還是幾分鐘呢? A 不知道.
可是在這段時間裡, 只有久久會咚個幾聲, 然後就是一片雜音.
不只如此, 醫生還抓了抓頭.
可能是醫生的習慣動作吧? 可是那時聽不到穩定的心跳聲, 又看到醫生在抓頭, 從背影猜想, 好像很苦惱的樣子, 這時,
不只聽不到寶寶的心跳, 連 A 自己的心跳都好像衝到每分鐘好幾百下, 呼吸也都快停了!

突然!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掃描0006_Shrink.jpg



一陣強而有力, 規律不斷的拍擊聲傳了出來! 不過是很單純很規律的聲音罷了, 可是聽在 A 的耳朵裡, 直覺如聆仙樂, 悅耳動聽讓人感動!

這時醫生說話了, 胎兒一切正常, 心跳約每分鐘 140 下, 身長約 3 公分, 很正常感覺也很健康. 暫時不用擔心.

聽到這診斷, A 的心跳終於開始減速, 呼吸也開始恢復正常.

可是接下來醫生說的話, 可又讓 A 喘不過氣來!

"孕婦出血是流產的徵兆!" 喔, 天呀! 這真是晴天霹靂.
"雖然目前胎兒正常, 可是孕婦要多休息, 盡可能平躺, 能不起來就盡量不起來!"
"待會再檢查一下, 有需要的話, 會開安胎藥."
"吃藥加休息, 最後躺到出血停止後再多二三天, 才回復正常活動!"

在做過超音波, 護士請 J 到另一個診間, A 趁醫生開完藥的空檔, 請問醫生會不會怎麼樣!

"這就像烏雲與下雨. 出血就像是烏雲, 可是即使看到烏雲, 也不代表就會下雨, 也不清楚雨勢會多大! 但是看到烏雲還是要十分小心, 不可大意!"

J 在另一診間準備好後, 護士請醫生進入小診間, 不過這會兒 A 就被關在門外, 禁止進入了...

過一會兒, 醫生出來後, 給了新的診斷.

"出血是息肉出血造成的, 和胎兒本身無關. " 醫生邊說話邊把剛剛開在電腦上的藥單一項項的砍掉.
"息肉約在子宮頸出口約 1~2 cm 處."
"我收回剛剛要多休息的話, 不影響平常作息. "

聽了這新結果, 剛剛懸著的心, 終於放了下來.

A 多嘴問了聲, 那還要吃藥嗎?

醫生用很奇怪的眼光看了看 A, 然後回答 "這沒有必要開藥, 不需要!"

聽醫生的語氣, 好像是以為 A 想醫生開藥, 所以說完還加強了語氣說不需要. 不過 A 其實是和醫師相同的想法, 能不吃藥就不吃藥. 誰知道現代用在安胎的黃體素, 會不會又重複 50 年代人造動情激素的故事呢?

既然醫生說寶寶沒問題, 媽媽也不用特別留意什麼, JA 開心地離開了診所, 回家休息.

回家後, 查了查子宮息肉的資料, 發現有些醫生會對孕婦出血給黃體素安胎, 有些醫生會直接以小手術移除息肉, 不過也有一些醫生持續觀察, 暫不處理. 而今天這位醫生, 一開始做完超音波後, 還做了更進一步的內診, 讓 J 不必吃藥, 減少許多未知的風險, 這處理對 A 而言, 是再放心不過了, 至少以 A 來說, 多吃藥, 尤其是影響內分泌的安胎藥, 實在有不可知的風險, 而若要動小手術, 可能也會有風險, 醫生這樣診治, 讓 A 十分感謝醫生多做內診確認的用心!

最後, J 說內診十分痛!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