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 牙粉血水齊飛舞, 根管治療抽神經!

小時候看牙, 因為是乳牙, 印象中也沒有抽神經這碼子事, 出問題就拔掉. 這會兒是自己第一次"體驗"所謂的"根管治療"呢! 可是即使親身體驗, 還是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方面是口裡打了麻藥, 另方面是看不到呀!  

過程中只看著一樣又一樣的不知名器具, 被牙醫和護士交替著放到嘴巴裡, 然後只能看到器材的上半段在搖動著, 晃動著, 邊發出古怪兼令人寒心的聲音 -- 咕嚕嚕, Giii~~

還是慢慢說好了.

一開始打個一針麻藥先, 痛一下換得之後的安穩.

接著重工程啟動! ( 順序有錯亂請大家多包涵 )

一開始好像是鑽孔機, 還是鑽地機那一類的尖銳機械, 邊發出嗡嗡的高頻轉動聲, 邊吱吱吱地鑽開了牙齒, 這過程還算平和, 因為麻藥的關係, 有點痠痠地就結束了.

忘了抽神經時, 是怎麼搞定牙齒裡頭的神經的, 總之好像是一陣機器的舞動, 感覺上有鑽挖一類的動作吧. 這次更厲害的是, 除了醫生手上的重機具外, 護士小姐還拿著一把乾濕兩用吸塵器, 咕嚕嚕地吸掉了口中的血水.

好一陣子, 看來神經抽完了, 接著要打磨牙齒, 為接下來的牙套做準備. 這段真是超精采. 醫生手上的可能是研磨機吧, 嗚嗚嗚地把牙齒磨成散落的粉塵, 然後護士小姐不知是否拿著同一把"吸塵器", 邊發出咕咕咕, 那種飲料快喝完不大吸得起來時的那種聲音, 邊把嘴裡的牙粉吸走. 如果感覺沒錯, 好像還有一把在噴著水的小水龍頭, 對著牙齒噴水, 猜測是要降溫吧. 總之, 這個步驟, 就感到牙粉和水花在口中飛濺, 三不五時還有一些小水珠, 小粉末掉到臉上來. 也不知道是打磨得太用力, 還是水不夠多, 說不準事實其實是因為幻想產生的錯覺, 在這時候, 鼻子還彷彿聞到了一股若有似無的焦味... 整個過程, 嘴巴被上了麻藥麻麻的, 感覺很鈍, 而器具伸到口中後, 就只能從最末端猜測是什麼東西, 一切都充滿了未知, 果然, 未知最恐怖呀, 完全不知道嘴裡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變異.

就像挖路一樣, 鑽開, 施工, 修理管線, 最後要補回去! 不過在牙套完成前, 得先把鑽開的洞補好先, 所以醫生又用了填充物把牙洞的封好. 白白的, 有點像是萬能糊, 不過乾了以後, 是硬梆梆的白色平面就是.

好陣子工夫後, 醫生宣布大功告成, 接著要量牙套. 這步驟就簡單多了, 醫生拿出一側有鐵片的口香糖狀物體, 將口香糖那側用力地壓在被鑽挖磨過的那顆牙齒, 過一會兒等"口香糖"硬掉後, 模子就做好了. 接下來就是幾天後待牙套做好, 回去裝牙套, 蛀牙的處理就大工告成!

不過新竹牙套可不便宜, 挑了最便宜的也要 NT7000 大洋. 都是可惡的笨智齒, 一下子少掉一堆小朋友.

話說回來, 抽完神經, 填好牙洞回到家, 一口白開水在口中含著, 再順暢地喝下, 完全沒有蛀牙處傳來的痠抽痛, 真是一大快事呀!

不過... 痛苦的在後頭呢!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