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亮的陽光, 灑在屋前的廣場, 也在香蕉寮下方框出濃重的陰影. 一群小蘿蔔頭在廣場上玩著跳高, 土地公, 間或轉戰到香蕉寮邊上的土堆, 搓出大小不一, 也說不上圓形的泥丸. 一陣陣小朋友的笑鬧聲, 就在純樸的客家小鎮, 迴盪著快樂. 

玩累的小土呆, 拔開雙腿, 一路跑回香蕉寮邊的外婆家, 打鋁製的大茶壺裡倒出一大杯又香又濃的烏龍茶, 嘩啦啦直往玩到乾裂的口裡倒. 

農忙恰告一段落的外婆, 穿著被香蕉奶綴得黑點斑斑, 布滿塵土的衣服, 從橫槓半天高的大腳踏車上下來, 一進門就發現小孫子正在咕嚕嚕地喝著茶, 疼愛孫子的外婆連腳上沾滿田中爛泥的大雨鞋都趕不及脫, 就招呼著小孫子到廚房. 務農的鄉下人家, 菜可能不豐盛, 可能沒大魚大肉, 可是大電鍋裡的飯可是少不了. 外婆打鹽罐裡抓起一小撮鹽巴, 再打飯鍋中撈起比拳頭再多一點的飯量, 用手輕輕反覆捏著, 到飯成為飯糰的形狀, 鹽巴也約莫拌勻, 精簡版的傳統口味, 就此完成. 

說來慚愧, 小土呆看到外婆揉著飯糰, 也順道把手上農忙後未洗乾淨的泥巴揉入飯糰裡, 心裡著實猶豫了好一會, 不過即使是反應慢很多拍的小土呆, 幼小的心靈也能感到外婆那疼愛孫子的心意, 雖然有點兒擔心衛生問題, 仍由外婆手中接過了飯糰.  話說回來小土呆也忘了把自己搓完泥丸的手清一清就是了...

手裡捧著飯糰, 紥實米飯香隨著淡淡的蒸氣, 飄進小土呆的鼻子裡, 深深挑動玩了一下午的食慾. 飯糰上有沒有土, 是外婆手上的土多, 還是小土呆自己手上的土多, 早不是重點. 大大一口咬下, 單純的鹹味, 直接的飯香, 讓小土呆三兩口就把飯糰給吞個精光. 

事隔多年, 鹽味, 白飯香, 還有後來在腦海裡滋生, 散發著外婆迫不及待為孫子做點心的濃濃愛心的微微泥土香, 在年紀愈長之後, 愈是在心頭發酵成巨大的美味.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