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漸暖, 路上行人服飾也漸輕鬆, 全身毛皮的阿黃, 自然也要輕鬆一下, 換上夏裝.

換裝的前一天, 已經繃到極限的 A, 向老大告了個假, 帶著 J 和阿黃四處走走.

先稿賞自己, 在龍潭松葉園來頓好的. 星期五中午, 松葉園居然也能客滿, 幸好 JA 到得早, 在室外挑了個陰涼的位子, 以免小狗太熱, 順便幫相映成趣的阿黃耳旁捲毛和鼠尾草合照.

 J 最愛的牛筋鍋, 拔絲芋薯是必點的, 為了健康, 青菜不可少, 四道菜就去了三道, 僅剩的一道, A想了許多, 決定來個"石頭燜鮮蝦". 三道菜都介紹過了, 請見之前的食記. 石頭燜鮮蝦, 乍看之下, 還以為是石鍋燜鮮蝦, 點菜時順著菜單唸, 遲頓的 A 才發現是石頭. 果然, 盛菜的厚陶碗中, 除了上了醬料的蝦子外, 就是火熱的小石子, 把石子丟進碗中, 還有滋滋的聲響, 碗中的鮮蝦, 自也是香噴噴. 不過用烤的蝦子, 難免殼會不好剝一些.

上週在雲南館(改天再介紹), 買了一瓶120, 還只能稀釋成 1.5 倍的紫蘇梅汁, 深覺不划算的 JA, 到深坑老街的唐山伯古味, 買了一堆濃縮烏梅汁, 準備夏日的長期抗戰. 周五的深坑沒有熙來攘往的人潮, 只有當地居民散步的悠閒. 

接著前往 J 的目標, 九份老街. 算一算, 也有五六年沒去了, 物換星移, 葡萄柚牛肉麵已不見, A 愛吃的QQ 圓也不知所蹤, 賴阿婆倒是由一間小店面, 變成一整面的四間, 肉圓店也多了起來.  不過黃小胖不知道對九份的狗狗講了什麼, 所有狗狗都離黃小胖遠遠的, 更誇張的是有隻小黃狗, 跟著主人和我們擦身而過, 在他主人經過後, 那隻小黃狗居然先"巴古", 再繞得遠遠地才和我們交錯. 看看在九份國小階梯下, 黃天霸的英姿. 



翌日, 為因應生意興隆的寵物剪毛人潮, 硬撐著睡意, 早上九點就把黃小胖送到寵物店排隊剪毛. 沒想到生意超好的動物王國, 九點開始收寵物, 要十二點美容師才會上班, 排名 12 位的阿黃, 可能要下午三四點才剪得到.

沒耐心的 J 下午三點多, 硬挖起沒精神的 A, 說時間差不多了, 要 A 打電話去問情形, 聽到黃小胖在烘乾中, 就吵著要去動物王國偷窺阿黃. 於是二人又在寵物用品區躲躲藏藏, 不時探頭張望黃小胖的情形. 果然是到得早了, 黃小胖的毛還沒剪完, 耳朵毛和腳趾甲都還沒剪, 可是腳底板十分怕癢的阿黃, 怎會乖乖讓人剪指甲呢? 於是看著阿黃縮手縮到極限時, 就朝著美容師的手猛地就一口咬下! 看來美容師經驗也不少, 及時縮手躲開被咬的危機後, 帶著憤恨的眼光, 拿了小狗口罩, 就朝阿黃嘴上套. 咬人的阿黃擺出無辜的眼神, 以受害者的模樣戴上口罩.

硬的不行, 阿黃還有軟的! 剪耳朵毛的時候, 阿黃還是掙扎不已, 偏是戴上口罩後, 尖鼻子下的鈍牙齒發揮不了作用, 於是一面掙扎, 擺頭, 一面發出嗚咽聲... 這次擺頭夠猛, 終於如願地不必拔耳朵毛. 最後修飾, 再戴上招財貓的圍巾, 在 J& 沒睡飽的A 站了近一小時後, 一切大功告成!

看著剪完毛的黃小胖, 不, 好像不能再稱她是黃小胖了, 剪完毛的阿黃, 看來十分嬌小, 之前膨鬆皮毛下的小肥狗變成修長的小狗, 同樣的走路姿勢, 看來也輕巧得多. 整個造型裡最有趣的, 是阿黃前腳的最末一小段, 毛並沒有剪, 看起來就像是穿著毛絨絨的小白襪一般, 十分可愛. 

不過在 A 接過阿黃的同時, 美容師卻告訴 A, 黃小胖可能有耳疥蟲... 聽到這消息的 A, 當下翻起手錶, 五點半, 離南醫師打烊還有一個小時, 馬上出發到全育動物醫院,  沒想到星期六的下午, 南醫生生意真好! 到達時已排了四五隻生病的小動物, 直到阿黃看完病, 已是下午七點多. 診斷的結果是, 雖然不是耳疥蟲, 可是耳朵有發炎, 眼睛也有點發炎, 於是拿了耳藥和眼藥回家. 在養了阿黃一年半後, 又輪到 A 上班最累的時候, 果不其然, 臭小黃又挑這個時候生病, 讓僅僅一個簡單的剪毛, 讓 A 累得頭昏眼花.

事情的發展還不止於此, 剪完毛的阿黃不知怎的, 對自己的外表十分介意! 走起路來, 三不五時就提起後腳抓肚皮的癢, 走不多時, 又坐下來舔自己的屁股, 每天的每天, 都苦著一張臉, 在家除了睡覺, 就是舔自己的屁股, 看來是十分在意自己的屁股沒毛. 這種情形直到某天晚上帶阿黃出門, 遇到停車場的收費小姐, 她熱情地抱起臭小黃搖啊搖地, 說也奇怪, 回家後阿黃就開始有笑臉了. 看來前二天的愁眉苦臉有一部份原因是擔心自己的色相變差, 騙不到人吧! 更巧的是, 接下來二三天, 都一直有人逗阿黃玩, 誇阿黃毛剪得可愛, 阿黃也就恢復了原來的笑臉, 除了...

除了 A 回家的時候. 因為成天加班的 A, 回到家第一件事, 就是拿起眼藥水和耳藥水整治臭小黃, 阿黃還沒那個膽敢對 A 用她的牙齒, 不過掙扎, 扭動身子, 擺臭臉, 倒是一樣都不少. 尤其是臭臉, 滴完藥後, 她就蹲到一邊, 端出那張好像 A 欠她幾百片肉乾的臭臉對著 A.



唉, 不過是個剪毛, 怎麼搞那大, 看來阿黃的美麗總是伴隨著哀愁呀.

松葉園的食記1
松葉園的食記2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