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冷鋒過境, 總以為梅花已綻開, 但打電話到風櫃斗農會, 得到的回答總讓人失望, 也是 A 疏忽了, 不經一番寒徹骨, 哪得梅花撲鼻香, 可是並不保證, 即使多番寒徹骨, 必得梅花香, 古人誠不我欺. 扯遠了, 因為一直沒有梅花的消息, 所以準備抓住秋天的尾巴看看楓葉.

以 J & A 的爛體力, 當然不敢挑戰高海拔的馬拉邦山; 要去觀霧, 卻見公告說明年整年都閉園, 看來最後這一個星期也不見得進得去; 想去盒子介紹的錦山國小, 看來又有點兒少棵, 最後決定到石門水庫試試.

由龍潭進入石門水庫收費口,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耀眼的豔紅, 許多人群在美麗的槭樹下留影紀念. 先閃開人潮往槭林公園和賞楓步道, 路上忍不住先在水壩對面拍了幾張, 可惜不知為什麼, 拍來總是霧茫茫的, 直到又加偏光鏡又架腳架, 才勉強拍出那抹迷人的紅.
(無偏光鏡)

(加偏光鏡)

開車繞過水壩, 在槭樹公園和賞楓步道的風景中, 另有一番美感, 可惜的是, 因去年桃園停水, 建起的黑色人高引水管, 大喇喇地佔住了一側的步道, 讓美麗的步道怎麼看, 都不大對勁.

為了讓小黃多跑跑, 又到石門大草原停了段時間, 不過剛剛在賞楓步道快玩瘋的小黃, 在草原區都不大動, 只顧在欄杆旁探頭探腦, 尋找鳥鳴的源頭.



回到入口處, 人群雖然未散, 還是為了留住醉人的楓紅, 下車拍拍照片. 唉, 山上的賞楓步道有巨大的醜水管, 門口的美麗槭樹, 卻被貪圖美麗和方便的遊客, 在槭樹前沒有停車格的地方, 停滿了各式房車, 美麗的槭樹前, 卻是人們醜陋的公德心.

PS. 在那棵美麗的槭樹下, 看到了分辨楓樹和槭樹的方法, 槭樹的葉片是對生, 楓樹則是互生.

底下是一些技術很差的照片, 請大家多批評指教.

















(天空很亮, 感謝湯老大的灰色漸層濾鏡囉)

說到楓葉, 二年前到普羅旺斯時, 在美麗的 Fontaine_de_Vaucluse, 踩著滿地的紅色地毯, 美麗的景像總是叫人不忘.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