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病變

天誠獨立後,開始向人租田種香蕉,而在種香蕉的同時,若有空閒,則向政府申請開墾荒地,待得政府核准下來並開墾有成後,天誠終於有了自己的良田美地。而在這一段時間中,天誠才算有錢可拿回家貼補家用。天誠的長子也能體會父親的辛勞,雖說成績不錯,可繼續考初中,可是他選擇了出外半工半讀,以減輕家中的負擔。

天誠四十二歲時,有了一點積蓄,因有感於之前淑妹的操勞,於是拿了一些錢,讓淑妹參加村裡到野柳玩的旅行團,而淑妹也高興地出去玩了,畢竟這是她和天誠結婚近二十年來唯一輕鬆的機會。可是誰知造化弄人,眼看著天誠要轉好的家境,卻又因這次的旅遊而跌回谷底。怎麼說呢?據同團的人說,淑妹在仙女鞋附近玩時,可能是受了風寒吧!反正就是在一陣冷風吹過後淑妹就變了個樣子,在旅途中只是不舒服而已,可是回到家中就像是生了精神病般,不但不能再操勞家事,病情嚴重時,甚至連自己的子女都認不出,更甚者,還有一次半夜起來,拿著菜刀,說自己的子女是惡魔投胎,要殺了他們,幸好天誠夠警覺,及時把刀奪下,才免了一場家庭悲劇。自此,天誠每晚都守著菜刀睡覺。而為了淑妹的病情,天誠不知花了多少心力,除了自己的積蓄完全用完之外,還向人借了不少錢。可是淑妹的病情仍是令各大名醫束手無策,天誠在絕望之餘,轉而向未知求助,可是跑了不知多少大小廟宇,不是給了一些無效的香灰外,就是說這病是前世的因果,無可避免,所以天誠也只有小心地照顧著淑妹及家中的危險物品,免得淑妹拿去傷人。

 說也奇怪,在農曆年過後不久,淑妹漸漸康復,天誠也不清楚倒底是如何醫好的,反正他又可以專心地去工作,來償還這段時間的債務。終於到了秋收,眼看著田地的收成不錯,經濟得舒之際,淑妹又發病,於是天誠一年的辛勞又付諸流水,到了淑妹的醫藥費上去了。而天誠也曾試著另闢財源,像是養豬,或是利用農閒時在田中種茄子,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茄子沒有一棵有結果,而養的豬卻又遭豬瘟,養的雞也莫名地死亡,反正這段期間就是諸事不順,一直要等到來年春天,天誠一年的收入、積蓄都使用殆盡,淑妹的病情才得舒。更誇張的是有一次,所養的豬不只長大,且十分健康,天誠以為時來運轉,誰知賣出不多久,殺豬的人發現那隻豬的某隻腳多了一個蹄,而殺豬的人認為殺到多蹄的豬會倒霉,於是把那隻帶來霉氣的豬腳,送回天誠家,並要求天誠賠償,所以天誠賣了那隻豬,不但沒賺到錢,還得倒貼。因淑妹的病情,所以天誠開始負債累累,只有藉著邀穀會來維持生計(穀會即農民間的互助會)。

 如此年復一年,一直到了次子由旗美商工畢業,到建築工地做工,不久長子也由夜間部畢業,當完兵後去跑船,家中的經濟才逐漸寬裕,天誠也慢慢地清償了債務。雖然淑妹的病仍是反反覆覆,可中家裡的用度至少不再呈赤字。而淑妹的病情一直到了天誠六十三歲時,淑妹被屘子說服,至道場求道向佛,有了精神的支柱,才好轉。到了淑妹好轉,子女事業有成,天誠才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可能感於淑妹向佛後病情才好轉,所以天誠除和淑妹一起到佛堂外,他對地方廟宇的建設及管理,也貢獻良多。天誠也利用著這段時間到台北、台中、高雄的子女家玩,也算是做了次環島旅行吧!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