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晚上導完尿, 星期三, 花青素仍未起作用, 仍是一滴尿也沒有.

白天趁工作空檔打電話, 在台北找到一位有做過硬質導尿管固定的醫生, 決定將小黃送過去. 不過剛請完近一週的假, 工作多到喘不過氣來, 所以決定星期四一早再帶小黃導一次尿, 週五下午開完會後, 帶小黃衝上台北. 不過住台北的 J 姐恰巧來訪, 於是在週三晚上, 就請 J 姐帶小黃上台北. 小黃還以為要出去玩兒呢!

據說一整天沒尿尿的小黃, 到了醫院, 還有精神跑去跟一旁來看診的毛小孩家長撒嬌, 還有餘裕伸懶腰. 因為小黃到台北時, 已近醫生下班時間, 加上精神還不錯, 於是醫師決定第二天早上幫小黃裝設導尿管.

認真的醫生, 在晚上十一點, 還打電話來就 A 前篇文章畫的示意圖, 討論小黃的病情. 小黃這孩子也真幸運, 在新竹, 在台北, 都有醫生為了他加班.

不過 A 在家也沒閒著就是. 擠尿擠不出來的小黃, 白天在家擠了半天, 只擠出便便沒擠出尿, 偏生又不小心踩到自己的便便, 然後又在家裡走了一圈,  J 忙完乖乖, 幫小黃打包完東西就累翻了, 待得 A 忙完一輪, 和醫生通過電話, 家裡的便便腳印早就乾涸且散發著惡臭. 於是那天晚上, 擦/刷便便, 再拿地板清潔劑拖一次地, 把家裡整頓一下, 也是搞到二點才碰到床.

週四早, 雖然很想打電話問小黃的情形, 可是又擔心打擾到正在幫小黃做尿管的醫生, 只好忍忍忍. 終於在中午接到醫生的電話, 說手術一切順利, 而且做起來的不是會讓小黃不舒服的硬管, 是把軟管給做成功了! 這真是大好消息呀. 至少裝著尿管的小黃不會那麼不舒服.

只是由週一晚就尿不出來的小黃, 很免不了的, 二種腎指數都過高, 約是標準值的 7~10 倍, 換成白話文的說法, 就是"急性腎衰竭". 所以現在吊起來點滴, 用大量水份將腎裡的毒素排掉, 做類似洗腎的動作.

聽到消息的 J, 當場受不了, 請了所剩不多的假, 坐高鐵飇上台北去陪小黃, 據說小黃看到 J, 十分開心. 只是看到裝著尿管, 戴著頭套的小黃, 不大開心得起來.

請教過醫生, 小黃這應該是因為太久沒尿尿造成的暫時腎功能異常, 應該住院一陣子, 約 7 ~ 10 天, 把腎指數降回來即可, 應不致於要長期洗腎.

不論如何, 現在尿導得出來, 只要腎指數能降回來, 應該就有更多時間可以幫小黃訪藥及找方法確認病情.

~~~

週五 update.

本預計要住院七到十天的黃大娘, 居然只花了一天半 ( 週四早到週五晚 ) 就把腎指數拉回正常值. 也符合醫生說的沒有傷到腎, 真是萬幸.

預計明天再去看看小黃, 然後該是靜下心想下一步的時候了.

目前規劃是, 不論如何, 先把小黃身體給穩定下來, 然後依各位朋友的建議, 幫小黃問問膀胱鏡.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