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999.jpg  

往台北一趟, 吃藥的前幾天, 效果很不錯, 雖然是第三天才變好, 比醫生說的第二天明顯改善慢了點, 不過至少由滴的改成斷斷續續, 一泡接一泡. 



可問題是, 剛請醫師寄來另二週份的藥, 小黃又不對勁了.

週五晚上, 又開始在家裡不斷尿尿, 每次蹲很久, 也擠不出多少尿, 常常只擠個幾滴, 而在變換蹲姿時, 才又多流一些下來.

整個晚上, 因為一直尿尿, 小黃睡沒多少, 精神也明顯變糟. 黃黃又還不大會在尿布墊上上廁所, 雖然知道要在墊子上頭尿尿, 可是睡墊, 小毯子, 也都在小黃的認可範圍內, 於是一個晚上過去, 尿布墊上吸了不少尿, 小黃睡躺的墊子也都無一倖免, 幸好 J 的懶骨頭不在小黃歸類的"墊子"裡.

唉... 不管是之前新竹醫生開的安泌利, 尿道鬆弛劑, 還是台北醫生開的神經修護劑及安泌利, 都是前幾天有效, 然後又變糟, 反反覆覆, 時好時壞, 實在讓人傷透腦筋.

一直跑台北也不是辦法, 決定在新竹進行醫生的長期療程.

因為上次導尿管插不進去, 而膀胱的超音波又沒問題, 所以醫生將問題集中在尿道. 但是要確診尿道中是否有問題也不容易, 開刀開不到尿道中段, X 光要拍非硬組織, 可能得先吃點放射性的東西, 再把握尿尿的瞬間, 斷層掃瞄要全身麻醉也有風險... 所以目前的判斷方法, 是探較被動的試探法, 根據目前症將, 先吃某種最有嫌疑的藥一陣子, 如果沒效, 再換一種, 直到遇上正確的藥, 症狀改善, 就能確定問題在哪裡.

沒辦法, 要試就試吧, 問明用藥的副作用後, 就先吃吃被發現對 TCC ( 尿道上皮細胞 ) 癌有抑制作用的 piroxicam 吧! 只是這藥對腸胃不好, 在餵之前, 可能得讓小黃吃點東西... 這小黃隨時能吃的東西, 當然非肉乾零嘴莫屬了, 不過這時候, 似乎也不是管胖不胖, 膽固醇高不高的時節, 小黃能開開心心, 或許更重要.

雖然醫生說是輪著試藥, 可是醫生對一次命中的信心還蠻高的. 心裡蠻矛盾的, 又希望一次命中, 小黃不再因為尿尿而不舒服, 又希望不要命中, 畢竟中了就是癌症... 唉, 真是煩惱.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