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一隻超級望遠鏡頭, 可以站在歐洲拍照, 以亞洲為背景? 答案是, 在托普卡普皇宮的餐廳, 任意相機都做得到. 那麼, 有沒有一隻超級廣角鏡, 能同時納入歐洲和亞洲? 答案當然仍是老套, 在博斯普魯斯海峽, 任何相機都做得到!


看過美麗夜色的翌日清晨, 我們前往歐亞之間的博斯普魯斯海峽. 空氣中揚著淡淡的霧氣, 加上強烈的陽光, 使得照片拍起來缺乏對比和色澤. 不過在這特別的地點, 還是拍了不少照片. 


海風拂面而來, 雖然陽光炙烈, 仍有些許涼意, 輕鬆坐在船上, 同時將歐亞兩洲瀕海的景緻盡收眼底, 此情此景, 當然點些飲料, 一同品味風景和氣氛. 


蘋果茶, 香甜濃醇, 在冷冷的海風中. 溫著手, 溫著脾胃, 讓海峽上的氣氛隨著甜甜的蘋果香泌入記憶. 土耳其咖啡香濃夠味, 可惜的是杯子仍沒有什麼特色. 番紅花城和博斯普魯斯海峽上的咖啡, 都是素色的杯子, 不知道是否土耳其咖啡都是如此. 


兩岸的建築, 形形色色, A 記不得那麼多, 只能稍稍幫大家介紹.
 




山字形的大飯店, 是布希訪問土耳其時住宿的飯店. 


粉紅色屋頂的建築, 是凱末爾就讀的軍官學校.


單色的建築, 是待會要去參觀的新皇宮. 


霧氣中, 岸旁的喚拜樓若隱若現. 


海峽邊的堡壘, 位於海峽狹窄處的高地, 往日用以施展鐵鎖橫江, 威力十足.


返航的路上, 霧氣仍是淡淡的浮在水面, 陽光更加猛烈, 向橫跨歐亞大橋的方向, 更是拍不清楚, 可是橫跨歐亞的鏡頭, 當然還是非拍不可. 

(照片的左邊是歐洲, 右邊是亞洲)
 


點點遊船, 或停或行, 把海峽點綴得多采多姿. 






突然大家專心看起了水面, 原來是船行破開的水花中, 出現點點的水母.


臨回起點, 突然看見滿滿海鷗追逐一艘返航船隻, 形成一幅有趣的畫面, 猜想應是艘返航的漁船吧.
( 去土耳其只有 24-70, 沒有望遠, 只好用裁的囉 )




其實博斯普魯斯海峽, 除了分隔歐亞的獨特位置, 還有個美麗的希臘神話. 當然, 故事和風流的宙斯又有關係. 宙斯"又"愛上了人類美女艾奧(Io), 當然, 善妒的赫拉當然不會善罷干休, 要找人類美女的麻煩. 宙斯為掩蓋事實, 於是把艾奧變成母牛送給赫拉, 想要騙過赫拉, 不過赫拉可不是省油的燈, 一面裝傻的當兒, 一面派出百眼的 Argus 看守母牛, 百眼的 Argus 每次只有部份眼睛休息, 所以艾奧根本沒有逃走的機會. 宙斯只好請 Hermes 演奏音樂並說著千篇一律的故事, 最後 Argus 終於所有眼睛都睡著, Hermes 就殺了 Argus 讓艾奧得到自由. ( A 的小疑問, 為什麼不在殺了 Argus 後, Hemes 把母牛帶走就好了...)


不過赫拉可不會那麼簡單善罷干休, 赫拉變出了許多牛虻, 找母牛的麻煩, 小母牛不論進食, 休息, 都受到牛虻的攻擊. 母牛只好一路逃跑, 經過偷火種給人類的普羅米修斯協助(其實只有安慰), 終於一路逃到了尼羅河, 讓宙斯變回原形. ( 那一開始就不要變母牛就沒事了呀!) 


在艾奧逃走的過程中, 涉水穿過了一個淺灘(希臘神話中認為博斯普魯斯海峽是淺灘), 於是該海峽就名之為博斯(牛)普魯斯(通道), 牛的通道, 也就是今日我們稱之為博斯普魯斯的海峽. 


 捷克布拉格伏爾他瓦河
http://blog.pixnet.net/alantong/post/1389148


 德國萊茵河
http://blog.pixnet.net/alantong/post/1389562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