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連假, A 回家補了一天體力後, 翌日還有時間和力氣帶阿黃出去玩. 原想帶阿黃出門晃晃, 不過 J 爸 J 媽, 覺得阿黃難得回南部, 成天在市區玩兒也不大對頭, 所以把阿黃留了下來, 讓 JA 自由逛街, 阿黃也能回鄉下跑. 


去屏東繞了一趟, 回到田邊, 阿黃還在玩樂的半途, 等不多時, J爹開著車到達, 週遭田裡的小狗們一鼓作氣地全部湧上歡迎. 車門一開, 首先跳下車的是阿黃, 不過在田裡, 美麗福是熟客, 阿黃可是初來乍到, 對任何狗狗都不熟, 也沒狗子認得他, 要是這樣也罷, 偏是人生地不熟的阿黃一下車就擺出囂張的態勢, 邊搖尾巴邊亂跑. 於是立即地, 阿黃被田裡眾多黑狗兄的老大, 小黑, 給狠狠教訓了一番, 雖然阿黃哀嚎得呼天喊地, 可是小黑也不過是把尖牙放她背上輕輕咬了幾下, 阿黃背上的毛可沒亂, 連個齒印也沒有, 只有一點濕濕的口水. 不過她的哀嚎聲可著實地讓小黑被 J 爹狠狠地罵了一頓. 


雖然見慣阿黃裝可憐的技倆, 不過她也可能真的被嚇到, 所以 A 沒講她什麼, 不過接下來就令人傷腦筋了. 因為一開始的"歡迎儀式", 所有在田裡看守的狗狗們都被關了起來, 可是要以為這樣就天下太平, 那就太天真了. 剛剛被嚇到的阿黃, 看來已經完全恢復, 不過可別指望阿黃會乖乖的讓一切平靜下來. 阿黃蹦蹦跳跳的和 JA 打過招呼後, 看到另一位大號的小黃在對著他吠, 阿黃不只不乖乖在 JA 邊蹲好, 還衝上去招惹人家, 接著就是在田間好一陣追逐. 於是, 原已平靜的局面, 就在原來受害人的挑釁下, 又開始動亂. 

(在九層塔花上飛舞的蜜蜂)


眼看局面愈來愈難收拾, A 也放棄為在身邊嗡嗡叫的蜜蜂拍照, 和 J 帶著動亂的根源離開現場. 在河堤上, 阿黃仍是不安份地爬上爬下, 明明舖好的樓梯和人行道, 阿黃就是不走, 偏偏就要在長滿各式雜草的斜坡上爬上竄下, 弄得全身掛滿各式各樣的種子. 如果這樣也罷, 已經自個兒在外的阿黃偏還三不五時, 回頭對留在田中的小狗們打打 pass, 呼個兩聲, 弄得大家又忙碌地從鐵網下鑽出和阿黃嗆聲, 更誇張的是, 剛被 K 過的阿黃, 居然膽敢跑下去撲個幾下, 又一溜煙地跑回 JA 身邊, 實在叫人看得為之氣結. 



長長的河堤, 適合狗兒的奔跑和漫步, 阿黃快樂的玩著, 跑著, 直到累壞了才回到 JA 身旁. 回到家, 吃完了雞肉絲, 放盡全身力氣的阿黃, 只剩跳上沙發睡覺的力氣, 上了沙發再也下不來, 直到發出深沈的打呼聲.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