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第-聖家堂

途中經過高第的另一設計--米拉之家,

陽台是波浪狀, 陽台上的欄杆如同水草般的蜷曲著.

令人訝異的是, 在百年前的設計中, 高第就為米拉之家設計了

地下停車場.


 

看到後面的建築工具了嗎?

沒錯, 為耶穌一家所建的聖家堂還沒完工,

甚至高第只建了其中的生命面, 但是參觀就得要門票了.

四根朝天的大柱, 遠看有一點兒像玉米.

而大柱之外旁的小柱上, 則著實放著水果.






 

在中間的是生命之樹以及和平鴿.




大門周遭, 則是耶穌降生的故事.



內部看到的玻璃窗, 以及星芒狀的燈光外型.




裡面的柱子, 上端開叉, 就像是一棵棵大樹.




華麗的設計, 高第只完成了一面, 就已長眠聖家堂底.





接手高第興建聖家堂的設計師, 也是鼎鼎大名(雖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所負責的死亡面, 描述耶穌死亡於十字架上的故事,

不知是為了突顯死與生的二極, 還是為了刻意與不用直線的高第區別,

在死亡面的設計中, 用了大量的幾合圖形與直線設計.


 

生命面對面的公園中, 正進行著山居歲月中描述過的滾球運動.





畢卡索美術館

禁止攝影....

畢卡索的早年作品, 是我們常見的古典畫風,

但看到他那張申請進藝術學院的作品後, 猜想

畢卡索可能覺得自己畫眼睛所見的東西已到登峰造極,

所以進入了一層只有少數天才才了解的境界了吧....

畫在畫布上的一張床, 站在左側和右側看,

居然會發現床不自然的拉長或縮短,

有點像是用相機的廣角鏡後的效果.

而這種感覺站在正面卻一點都看不到.

在這張畫後, 美術館的陳列就進入了

藍色時期, 粉紅時期, 一直到最後的立體派.

 

蒙特拉

導遊從車上一路狂奔去買票, 恰恰趕上了要上山的纜車,

纜車一路上升, 腳下景物也漸漸縮小.

看著纜車在旁邊山崖上的影子, 才知道我們在山間的渺小.






坐過纜車吃午餐

山上的小小鎮, 二側被更高的山峰環繞,

餐廳也彷彿是在狹長的山洞之中.







山上的小台地上, 有近一半是修道院, 聽說他們的唱詩班十分有名,

附近, 包括山下的居民, 都以小孩能進入少年唱詩班為榮.




 

出纜車後, 上了第一個階梯, 可以發現開著小發財車來賣

蜂蜜, 羊奶起司, 和起司蛋糕的小販.

可惜對這種酸味重的起司較無法接收, 試吃後只好帶著歉意開溜.




 

下山後, 是此行唯一最長時間逛街的時候..... 一小時50分鐘.....

逛完街吃晚餐囉

 

佛朗明哥舞

照片是最後才留下的, 表演時一直沒開大燈.

舞者動作漂亮, 但是樂隊頗陽春, 最多的時候, 就是

二把吉他, 二對拍手的手掌, 和他們不好但有特色的歌喉了.




 




西班牙街頭, 有這種標誌的小店面比例可比台灣的7-11,

根據前方的招牌, 也只能猜測是和金融相關的場所,

有可能是提款機或兼現金卡辦理處吧.

而巴塞隆納街頭, 鐵捲門上, 小巷的牆上, 全是塗鴉.

車子到處亂停的情形也很嚴重, 有台 smart就停在小路的轉角上,

我們只好下車把 smart 推到人行道上. 幸好只是 smart..

行程到此結束, Mercy.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