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 麻辣, 不是只有辣. 吃了許多麻辣鍋, 川菜, 泰國料理, 辣則辣矣, 可是對”麻”這個字, 很難體會, 直到嚐過成都餐廳, 才知道, 原來, 麻辣, 不是偏義詞, 而是二個字平等, 都有意義的.
 


椒麻雞


成都餐廳的招牌, 老闆說是每桌必點. 看這樣子, 不過就是白斬雞淋辣油, 雖然紅通通的辣油叫人吃驚, 可是特別在哪呢?


剛入口, 當然是一股腦的辣, 不過辣歸辣, 裡頭還帶著一股香味, 更厲害的是, 把椒麻雞吞下去後, 還有另一股辣勁從喉嚨深處再次冒起. 雖然雞肉只是白斬雞, 可是火候恰到好處, 不會太乾太老的口感, 再配上多層次的火辣辣淋醬, 吃再多次也不會膩. 


第一次去吃, 沒帶相機, 看到紅通通的椒麻雞, 心裡著實嚇了好大一跳. 這次去吃, 因為 J 有告訴服務人員她不大吃辣, 所以照片裡的辣油份量約只有上次的三分之一左右, 不過味道還是十分夠勁.



蒜泥白肉


對蒜泥白肉這道菜, 大家應該都很清楚, 片薄的肉片, 淋上微酸微甜帶蒜味的蒜泥醬, 就是道可口下飯的好料理. 肉片不太老, 不太肥, 是基本要求, 至於醬汁, 就各有千秋, 或是甜味較重, 或是蒜味較重. 成都餐廳的蒜泥白肉, 一旦入口, 絕對不會弄錯主角是誰, 濃郁顯眼的蒜泥味, 牢牢吸引注味蕾的注意力, 而酸甜味也恰如其份擔當配角, 柔和了蒜泥的嗆味.


原來, 蒜泥白肉, 還可以是這樣子.



涼拌皮蛋


菜剛上桌, 還真不知道皮蛋在哪裡, 深碗裡, 滿滿盡是洋蔥絲. 整道菜有洋蔥的辛, 調味的酸和甘, 而這幾種本來不協調的味道, 在皮蛋的助力下, 融成一致的滋味. 品嚐這道涼拌皮蛋, 建議皮蛋, 洋蔥, 和調味醬汁一起吃, 最能嚐出滋味.



魚香茄子


茄子切成極小條, 是很大的特色. 切細的茄子, 可能火候比較好掌控, 沒有不熟的部份, 正是熟透軟嫩, 又不會爛的程度. 調味和平常的魚香茄子差不多, 反倒是辣味再少些. 



菜單上沒有的虎皮辣椒


吃到一半, 突然有位中年男子跑過來, 問說要不要吃辣椒? 什麼? 一時反應不過來的 A 有點愣住. 原來中年男子是老闆, 正炒好了一鍋辣椒, 就順便問客人要不要嚐嚐, 聽到這是老闆私房菜, 菜單裡點不到的, A 忙不迭點頭. 


小碟子盛上來的綠辣椒, 表層因為料理過程的關係, 在綠色表面, 夾雜著黃色的油光, 黑色的焦印, 也因此, 這辣椒有個好名字, 虎皮辣椒. 原以為川菜館的辣椒一定辣, 可是卻不然, 吃到嘴裡, 辣味, 僅是瑟縮在小角落的餘味, 主要的滋味, 是一股說不明白的濃厚香氣, 在香濃的滋味中還有微微的甘甜. 說真的, 不辣又好吃.


後來成都餐廳的員工說, 這是他們老闆炒來當零嘴或下酒菜的小菜. 啊, 真是幸福.


講過這次很不錯的經驗, 來談談第一次吃成都餐廳的糗事. 初到成都餐廳, 搞不清楚辣味的份量, 一股腦點了椒麻雞, 麻婆豆腐, 五更腸旺, 和一盤炒青菜. 中規中矩沒加辣的炒青菜就不說了. 


椒麻雞, 辣油份量足把整盤白斬雞染成紅豔豔的驚人色調, 盤子下方還積著不少辣油, 這辣勁之強, 實讓人難以承受. 


麻婆豆腐剛上桌時, A 不禁懷疑, 這是川菜店的麻婆豆腐嗎? 上頭一點辣椒的紅或綠都找不著, 只有滿滿的豆腐和無處不在的黑色小粉末—胡椒/花椒. 第一口印象如同眼睛看到的, 不很辣(要是和椒麻雞比起來, 是完全不辣), 只有胡椒的刺激味. 可是吃了一陣子後, 不得了啦, 在胡椒, 花椒辣味慢慢在口中站穩陣腳的同時, JA 的上下唇開始麻麻的, 不大聽使喚… 這, 難道就是”麻”婆豆腐的奧義嗎?


熱呼呼, 火辣辣, 看來就十分好吃的五更腸旺, 本身”應該雖然或許”很辣, 很香, 可是在超香辣椒麻雞, 和麻痺嘴唇麻婆豆腐的強大殺傷力下, JA 實在沒辦法嚐出任何滋味, 只有另一碟小小的, 完全不辣的炒高麗菜, 是餐桌上唯一的避風港.


哦, 第一次去, 還點了一瓶清涼”滅”火的酸梅湯. 不過酸梅湯也幫不了一口氣吞掉三道麻辣料理的 JA, 兩人的嘴唇足足麻了快一個小時才恢復正常...


除了菜色香辣可口之外, 成都餐廳另一點十分值得一提的, 就是服務生的服務很好, 不管是菜色的問題, 搭配的建議, 還是點菜時的態度, 都讓人覺得十分貼心.


唯一可惜之處, 應該是附近沒有停車場, 停車不方便. 


成都川菜, 新竹市經國路二段 384 號. 03-5235689


甜燒白要前一天預約

    全站熱搜

    ala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